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K黑】梦旅

安安_Disenchanted:

关于做梦的故事
ooc
一切bug均来源于我的无知
感觉自己现在是有梗无力,再也产不动粮了。


00
程黑梦见自己于无尽深渊坠落。

00
“这位先生——”


程黑猛的醒来,朝侧边看去。


坐他旁边的男人问:“你没事儿吧?你刚刚突然大叫起来。”


程黑惊魂未定,见周围的人都略带好奇地看着他,很是不好意思地低声说:“我没事,抱歉打扰到你了。”


那男人便微笑点头,不再询问。


程黑心想,在飞机上梦见坠落,也太不吉利了。又用余光去看旁边那人,见他衬衫挺括合身,手腕上表盘亦是醒目的牌子,手指既长又白,握一只钢笔在日程本上写字。
这样的人怎么会坐经济舱?



01
程黑梦见与人饮酒,你来我往间都已经烂醉。


那人手臂一伸,将程黑揽入怀中,在他耳边吹气:“你叫什么名字?”


程黑觉得好笑,原来是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他也不答,手抓着对方衬衣胸口的布料低声笑。


对方将手按在他后颈施力:“你叫什么名字?”


程黑见他较真,反而愈发不想说了。他从那个怀抱中仰起头,模样乖巧又狡黠:“你吻我,我就告诉你。”


灼热酒气扑面而来。


程黑被吻得动情,手上渐松,却忽然走神想:这衬衫的模样倒是似曾相识。

01


程黑醒来,冲进浴室。


一边冲水他一边反省自己:快奔三的人了这么欲求不满做起春梦,梦到哪个演员模特也就算了,梦一个陌生男子,算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烦闷,洗完澡便下楼去酒店底层的酒吧散心,心里多少害怕梦里的场景再现,打定主意不喝酒,只听歌。



他晃着杯子听歌声缠绵,看里面薄荷色的液体回转出小小的漩涡,觉得有些无聊。



“能请你喝一杯吗?”



程黑转头去看来人,有些惊讶——飞机上那位百分百的精英人士,正挂着微笑看向自己。



程黑一时之间拿不准对方还记不记得自己,对方大概见他神色犹豫,补充到:“我们两天前乘同一趟航班来伦敦,我坐你旁边,还记得吗?”



程黑笑了:“我那么丢脸,当然记得了。”



说着转向吧台点酒。



他们饮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一杯酒完,对方递过来名片:“夏凯。你若是需要导游或有急事需要帮忙,尽管打我电话。”



程黑看那名片上除了名字与号码外别无其他,便翻到背面在上面写下“black”附上电话号码,递回给夏凯。



“我在这里住过两年,你若是需要导游或者紧急援助,尽管打我电话。”



然后程黑看他神色惊讶,在心里偷笑,又对夏凯说:“谢谢你请我喝酒。”便转身上楼去了。



到房间接到夏凯讯息:“我在这里住过七年,想来可以提供导游或者紧急援助以外的别的便利,西区有家西班牙餐厅,你一定不知道。”



程黑微笑,回他:“打赌吧。”




02
程黑梦见前男友。



——的婚礼。



他们分手时均称感情淡了所以和平分手,但只有程黑知道当他看见对方在街角大方吻那女孩嘴唇时,手指颤抖到拨错好几次号码。



他也并未出场那婚礼,即便收到了邀请函。



他梦见那新娘子娇小可人,白色头纱缀着散落星辰,前男友人模狗样,脸上闪着幸福的光。



他走上前去,又礼貌又克制:“祝你们新婚快乐。”



新郎面色自然,伸出手去握程黑的手:“谢谢。”



程黑觉得手上那触感太过真实,他几乎要吐。

02



程黑这次在沙发上醒来,才记起自己今天与夏凯出去吃另一家他不知道的菜馆,然后看剧买书,回来天色已经暗了,他坐在沙发上小憩,没想到竟睡得深了。



他打开手机,夏凯的讯息问他有没有睡。



他回讯息:“不小心睡着了。”



两秒后他又发过去:“做了噩梦,醒了。”



夏凯:“你到楼下大厅等我吧。”



程黑想了想,最终回到:“我冲个澡再出门。”



夏凯领他去停车场,程黑真真假假地埋怨他:“你既然有车可以开,这些天干嘛要我辛辛苦苦坐地铁。”



夏凯:“这可不是我的车,是朝一个常住伦敦的朋友借的——我要是有车,怎么舍得让小少爷受苦啊?”



程黑:“今天听一出那么无聊的戏,就不是你让我受苦了?”



夏凯替他开车门:“是,让你耳朵受苦了。少爷要怎么罚小的?”



程黑目光散漫,说:“罚你让我开心开心。”



他们在外兜风直到夜的最深处,连星辰都快暗了光,程黑闭眼感受风,几乎在引擎声中入睡。



夏凯问他:“开心点了吗?”



程黑无声地笑:“勉勉强强,马马虎虎,还需努力。”



03
程黑又梦见与人缠绵。



那人在身后动作粗鲁却言语温柔,在他耳边低声倾诉爱语绵绵。



程黑在喘息之间反驳:“谁信你啊。”



对方动作微顿,抓着程黑的腰将他翻转过来,程黑被刺激得眼泪溢出,视野模糊,看不见对方面容。



那男人温柔地吻去他泪水,将他紧紧拥抱,仍是动作伴随低语,在他耳边重复:“你相信我,信我,好不好?”



程黑尽力攀住他肩膀,隐约看见那人脖颈下方一串英文纹身,以K开头。



03



程黑醒的时候比真刀实剑的来了一炮还累。



他莫名其妙,那位K先生怎么就突如其来地占领了他的梦境,还要将他翻来覆去欺负了一次又一次。他是哪里欠下的这笔债?



正心烦意乱,有人敲他的门,程黑凑近猫眼看一眼,便开了门。



夏凯拿着一瓶红酒站在门口。



程黑开了门,便自顾自地走去卧室,说道:“刚出了一身汗,我要去洗澡,你自己坐。”



夏凯从善如流。等了一会儿程黑就出来了,穿着睡衣,露出一小片胸膛。



他们饮酒聊天,程黑两腿一伸霸占了整个沙发,人懒懒地靠在扶手上,夏凯也不介意,盘腿坐在了沙发前的地毯。



夏凯讲俏皮话去逗他笑,程黑却刻意冷漠,咬着酒杯边缘不笑出声。一杯杯酒下了肚,两人都松懈许多,夏凯也不知讲到了些什么,伸手去抓程黑的手腕,程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手腕一抖,送到嘴边的红酒倾洒在他胸口。



程黑皱眉:“你干嘛突然——”



夏凯撑起身子凑近他颈间,灼热的气息让程黑噤了声。随即而来的是一个轻柔的吻,带着潮湿触感,印在他的锁骨上。



程黑伸手去推他,却没有使力气。



夏凯又吻一下,将程黑手中酒杯接过,轻轻放在茶几上,随即翻身上了沙发,将他困在身下。



睡衣的绑带被抽开,程黑听见夏凯在耳边讲话,声音熟悉:“好酒不可以浪费,不是吗?”



04



程黑梦见他在巷口看K先生抽烟,烟雾隐去他面容。



K先生问:“我还要等多久?”



程黑反问:“你在等什么?”



K先生:“你。”

04



程黑醒来的时候才刚是黎明。夏凯躺在他旁边,分一只手臂将他拥抱。



程黑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最终悄然起身,去另间卧室洗漱完毕,穿衣出门。



夏凯始终没醒,程黑心想大约是装的,人年纪大了就容易有事后尴尬症,互相都多体贴一些,不做声的离开最好。



程黑在城里转悠,到底也不知道去哪儿,最终去逛了早市。



他待在伦敦的日子并不住在这附近,因此逛着也颇多乐趣。路边有人卖花,程黑认不出品种,只觉得白白绿绿很是好看,忍不住多看几眼。



卖花人便问他是否需要,程黑才想起自己出门匆忙,钱包也不带,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正想要拒绝,旁边传来声音:“是的,请替这位先生拿一束吧。”



程黑惊讶:“我以为你——算了。”



夏凯递过钱去:“以为我拔屌无情啊?”



程黑面色一红:“胡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夏凯:“心有灵犀啊。”



程黑接过花,不说话,与他默默前行几分钟,才笑着看他一眼:“你这个跟踪狂。”



夏凯松一口气,伸手揽住他肩膀:“我怕跟丢你啊。”




05



程黑梦见他的名字。



他与K先生手脚相缠,亲密过后最是倦怠。他轻言细语地在K先生耳边撒娇说要洗澡,却不曾挪动过身子。



K先生抱他去浴缸里,他嫌水凉,K先生便俯身去放热水。



他看清那赤裸裸的背上的纹身。



Kellermanx。像是一个人名,却不在程黑的记忆里。

05



程黑将这个名字写在记事簿里,想了一遍又一遍,才隐约有了印象似乎是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手机屏幕亮起来,他下意识以为是夏凯,拿起来一看却是日程通知,显示他将于后天下午离开伦敦,去往上海。



他本来的日程确实如此。




06
程黑梦见回忆。



他梦见自己浑身赤裸立于荒原,而过往种种如锋利草叶将他割伤,他在孤独与疲惫中茫然无措几乎溺亡。



然后有人将他紧紧拥抱,一遍遍地哄他:“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跟我走吧。”



那声音太过熟悉,正是与他几度春宵的K先生。



于是他抓紧那人的手,任由他将自己带离回忆的沉沼。



那人回过头来看他,程黑猛然惊醒。

06



程黑心想:原来往日种种都算不得刻骨铭心。原来夏凯才是我的命运。



夏凯却给他来讯息:“你下午的飞机?我送你去机场。”



程黑心中烦躁,心想自己这头幡然醒悟正是高潮,你却要戏终落幕悄然退场?



但他内心矜贵,不肯低头,回短讯:“好,那多谢你了。”



两人上车下车均是无话,夏凯甚至体贴到陪他去取登机牌。



程黑气闷地点开窗口,却看见自己的取票窗口显示着两张可取,一张去往北京,一张去往上海。



他抬头看夏凯,夏凯一脸无辜:“怎么不取?”



程黑低头看屏幕,右下角的倒计时从60变到10,他仍是毫无动作。



夏凯耐不住了,低声在他耳边说:“跟我走吧,程黑,跟我走,好不好?”



程黑微笑,选择了去北京的航班。



07



夏凯依旧在飞机上写日程,程黑凑过去看,才看见那日程本左上有他签名,写着Kellermanx。



原来在这里见过这位K先生,第一面便欠了他的债,才要夜夜偿还。



08



程黑梦见自己于深渊坠落。



08



程黑身子一颤,夏凯便知他做了噩梦,在他耳边轻声安抚:“别怕,我在呢。”



08



程黑梦见自己生出翅膀,安然降落。



原来深渊之底,有绿野长青,所爱之人静待在此。

评论
热度 ( 77 )
  1. 尸毛安安_Disenchanted 转载了此文字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