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卷黑】情人节贺文

西久堕落中:

1.这是我去年情人节写的卷黑贺文,也是我第一次写文,只在卷黑吧发过就搬过来了,排版已死。
2.那时的我只是个初中生,也许很渣,还是不要喷,尽量不ooc
3.本文走的是先逗比后深情的路线,请注意
4.R15的kiss有,不过仅此而已(正直)

本文是平行世界设定,他俩还是做解说的,私设是大学同学,仅供娱乐,别认真。


——————————————————

纯黑视角
      2.14,这个该死的日子,秀恩爱的情侣挤满大街,我只好在家里打着游戏,顺带着诅咒下那些脱团的家伙。



      但是……
    “岂可修……为毛老是死啊!?”摔开手柄,躺倒在了床上。

    “有对象有什么了不起的!”虽然三个小时了一直在碎碎念这句话,但是好像适得其反?根本没办法专心啊混蛋!简直要变成了手残党了!而且找卷毛联机这家伙居然拒绝了,如果他是脱团了我一定玩儿死他!


       嗯……游戏里…

       正当我烦躁不已时,手机不适时地响了起来,屏幕上是熟悉的名字——卷毛。

       心情正好不好居然有人送上门来被虐,看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我就没打算放过他,我默默勾起嘴角,有了种恶作剧的愉悦感。

       听了听来电铃声大概是快响完了,才不紧不慢地按下接听。
    “纯……”
       挂断。

      哼哼,叫你不陪我联机!才1hit还没结束呢!
      果然,没过多久那家伙又打来了。
    “纯……”
      再次挂断。

      10hits后电话那头的家伙终于咆哮了。
    “你妹的纯黑!再挂你试试!电话费你出啊!!!”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几乎能想象到电话那头那家伙的表情了,心情大好啊!



     “嘛,我手误按到挂断了,说吧,有什么事啊,居然打了十遍还不放弃,够有毅力的啊。”



     “啊,是吗?十次都按到挂断你故意的就直说吧!”声音中的怒气反而让我更加愉悦。



     “不要在意细节嘛,到底什么事?不联机不是去找妹子了嘛?打电话给我干嘛?

     “谁说我去找妹子了,出来玩吧,反正我知道你也没事干,一起诅咒下这些情侣也不错。”

       虽然对外出没啥兴趣,而且满大街的情侣挺扎眼的,但是意外地对这家伙的提议感到心动,情人节有人陪果然还是比一个人过要好的多啊,虽然是男的……但卷毛也不错……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平复好了心情,我说“勉为其难答应吧,反正是挺无聊的。”

       约定好时间地点,我开始换衣服,也许是出于情人节的原因吧,不知觉中便挑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才不是穿给谁看的,好不容易上街一次,人挺多的当然要穿帅点啦,说不定还可以勾搭到单身妹子,我这么认为。但是鬼知道几个小时后我就再也不可能有女朋友了。

——————————————————

卷毛视角

    “纯黑……”挂断。
    “纯黑……”挂断。

       我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快燃烧起来了,明明我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才拨了号,可这家伙居然这时候耍脾气。
       终于我咆哮了,意料之中听到了电话那头“银铃般的笑声”……

       这家伙居然还说我去找妹子了,但是握着手机犹豫了几个小时到底约不约他出来这件事也是说不出口的……

       终于约好了时间,我就在这里静静地等着他,其实早就到了,只不过时间全在犹豫中被消耗掉了。
       眼前全是来来往往成双成对的人,但是我的心思并不在这里,慢慢回忆起过往。

       说起来和纯黑也认识了快三年了,从一开始遇见他就知道这家伙不容易相处。
       果然,这三年里,因为他自己可被坑苦了,就算有时报复下他,下一次绝对会被他坑的更惨。
       游戏里坑队友,请吃饭大多他做东我请客,上大学时期,考试我给他传答案,结果自己被抓的这种事也不少,而且有如果有女生告白,背地里他就会去和她说我是个gay,当然,这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怪不得到了大学第三年基本就没女生再来了,死党们也都闭口不提,害得我还以为自己长的不帅了!



       想到这里,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段时间天天问别人:“我长得帅不帅?”现在想起来都羞耻不已啊。

       说起来纯黑这家伙长得也不错,可是女生的告白都被他拒绝了,我还嘲笑他是个gay,这家伙给了我一个记忆难忘的肘击后解释是因为女生太麻烦,还说他没女朋友之前,我也别想有。

       他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可我却没有感到厌恶,反而这三年和他一起就觉得挺快乐的,据他的话,我是他见过的最抖m的人了。
       不会真变成抖m了吧?我苦笑了一下,但是经过三年,我心中的感情好像慢慢发酵了,再直白一点的我自己都不愿承认了。

       回过神,远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头熟悉的黑色卷发慢慢向这里靠近……

       总是能在人群里认出他,其实早就该意识到了吧。

       那么,我能否说出自己的心愿呢?

       我摆出自己认为最帅的姿势迎接他,连身边经过的有男朋友的女性都忍不住看了我几眼。
       嗯,杀伤力不错。
    “但不是你谁都不重要。”我对着他的方向说,即使他听不到。

————————————————

纯黑视角

       果然,情人节到了夜晚街上的人多了好几倍,一对对从身边过去总觉得无声地嘲讽着什么……
       终于在寒风中挤到了约定的地点,一眼就看见了某个摆着pose耍着帅就像牛郎一样的家伙。

    “你不会是喊我出来看你卖的吧……”
      果然我看见这家伙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你能有点口德么?难道不觉得很帅么?”他声音中的无奈就和以前一样。

    “帅你妹啊,你有我帅么?别恶心我了,现在干嘛啊?”我还是不打算给这家伙面子。

    “哎,算了,反正你是个傲娇嘛,总之到处逛逛吧。”

    “什么?傲娇?你想死么?”这家伙绝对是被贴吧和评论区里的一些女生带坏了……

    “你说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总之先逛逛吧,你想让别人看见两个大男人情人节吵架,误以为我甩了你吗?”

    “为什么是你甩我啊!?喂!别无视我的问题啊!”在我说这话的期间,这家伙已经向前走了,还招招手示意我跟上。

       混蛋卷毛!下次直播看我玩儿不死你! 

       我追到他身边,继续和他唇枪舌战,我们被节日温馨的氛围包围着,很快淹没在其中,耳边是各种动听的情话和幸福的欢笑,但是放心,我和卷毛关于“FFF”这个话题也做了很深刻的讨论,就“如何烧死他们方便快捷”交换了意见。
       总之,情人节有人陪感觉不错,虽说是男的……
    
       逛到一个商店前这家伙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下来让我等等,然后跑了进去。
       我狐疑了半天,总觉得不对劲……今天是情人节,这家伙约了我,现在又去买东西……这家伙不会是………

    一瞬间不安起来,却又莫名有一丝期待,不对……喂喂,你到底想怎样……
    
       说起来三年来这家伙对我的一切恶作剧都是逆来顺受的态度,本以为是个抖m,但确实是挺有趣的人,不知不觉来往就多了。现在总觉得没了这家伙生活就会不完整啊,我当然是指没了戏弄对象会很无趣的。

       这不平等的相处却也持续了三年,我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受虐狂。若要给这一切套上个合适的说法,果然会想到那个吧。 
   
       那么,你的心意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你又要干什么呢?
    
       终于,这家伙出来了,手背在背后让我更加不安。
    “刚刚看到这个,觉得挺适合你的,就送给你了。”他的语气似乎比平时更加柔和,是我的错觉吗?
       他手中的东西慢慢显露出来,我一时间只能发出“额……你……”这样的单音节来。胸口之下,心脏无法言寓地猛力跳动着。

       直到完全看清他递到我眼前的东西………………

    “What the fuck!!!”

       条件反射性的后退一步同时我无法抑制地尖叫出声,因为这玩意儿给我留下了太深的阴影了——丁丁……的玩偶。

    “你真的这么想死吗!!!!????”我几乎瞬间就将丁丁甩到了那家伙的脸上,什么狗屁浪漫的告白!所以说我到底是在期待什么!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混蛋啊!
       内心已经忍不住咆哮了,但是不可以吼出来感觉可真不爽,但要是让他知道我刚刚想了什么,估计我更宁愿再去玩儿鬼畜版天线宝宝。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家伙一脸快要笑岔气的表情。
       我气冲冲地头也不回地往回走,是谁说情人节和这家伙一起过感觉不错的我去!

       突然间,我的手腕被谁抓住了,比我高半个头的家伙追到了身边。
    “你也应该让我报复一下啊。”语气轻柔而纯良,仿佛他刚刚什么都没有做一般。
       我偏头望向他,在暖光背景下这家伙笑的人畜无害,手腕被握住的地方渐渐发热,居然忘了甩开。

    “别一脸看到UFO的表情……走啦”

       就着这个手被握住的姿势我被这家伙扯着走了近一分钟,想甩开已经晚了,反正也不讨厌,还挺暖和,就这样吧,感觉挺不错的。

       也许……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

纯黑视角

       快九点半了,街上人开始慢慢稀疏起来,倒是烟火开始在空中绽放,绚丽的烟火将黑漆漆的夜空映照的五光十色。
       走了半天也累了,我们坐在某栋大楼的顶楼上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就坐了下去,那家伙坐在我旁边,看起来也挺累的。

     “你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欠揍,不联机就算了,居然还敢拿丁丁吓我!”放松了下来,我望着夜空开始自顾自地抱怨起来。
    “不对,你这三年来什么时候没欠揍过?”对啊,简直烦死了……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居然没有反击,不正常!

      我转过头去看,却对上了他在黑暗中暧昧不清的目光……

    “我在听啊,我一直都听着。”他面对着我,用温柔的可以溺死人的语气回答着。
      心脏像是被刺激了一般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我猛地把头转到反方向。
      什么嘛…………我紧张个毛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想赶紧转移话题。
    “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那么多放烟花的?”慌张中我听见自己说了这句话。

       ……我是笨蛋吗?!对不起,我那下线的智商……让我去切腹吧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情人节啊,”那家伙用很认真的语气回答着,笃定的目光中溢出不知名的情绪。
     “属于恋人们的节日,放点烟花也正常吧。”那种情绪似乎是羡慕,又似乎是期待,让人在意。


     “……我说卷毛啊,你坏了3年的脑袋今天彻底报废了是不是?”我揶揄这他,不过确实是这样,今天的他太不对劲了,没有反驳就算了,现在这个表情又是闹哪样……

     “……你觉得呢……到底因为谁呢?”
       面对他轻声的提问,我突然有点语塞。

       因为……谁吗?

       空中依旧是各式各样的烟花,在这个位置,看起来更加美丽,我看看身边的家伙,他也在专注地欣赏着这美景,侧脸被烟花映的时明时暗,但似乎嘴角始终微翘着,似乎不曾提问。

       会是因为……我……吗?

       我注视着他的侧脸,脑海中无法控制地涌起很多回忆,各种画面穿插着去追溯着答案。

       不知不觉间,我似乎感觉不到夜风的寒冷了,视线也好像转不回去了,就好像魇住了,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慢慢滋长……
       答案似乎很早以前就已明了,我只是现在才去正视而已。

       身边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转过头,我能看到他眼中的自己。
依旧是那种让人讨厌的温柔的语气,他说道:

    “你知道了吧?”

       气氛不太对啊,周围好像没有声音了呢……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我似乎看见他正在靠过来,那双明亮的眸子反映着烟火的光,让我陷了进去……不太妙啊……

       下一秒,他的手抬起了我的下巴,我的视野变为一片黑暗。同时,冰凉却柔软的触感贴上了嘴唇。

       说实话我也不是没接过吻,但是现在却觉得感觉很微妙,没有刻意防备,很快就让他趁虚而入,黑暗中看不清周边的一切,只能感受到他的舔舐,意外地感觉很好,甚至有些依恋,控制不住我开始回应他,或许是我不习惯弱势,我顺便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拉低一点,他似乎有些惊讶,停顿了一秒之后便展开了更加强烈的攻势,舔舐慢慢转为啃咬,我也不会示弱的,更加激烈的回应着。

       烟火依旧在空中绽放,绚丽的光时不时照亮了这个角落。

       时间在升温的空气中逝去,不知道多久后,我感到缺氧时他放开了我,果然还是经验不足啊……但是现在好像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我们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心脏还在继续狠命跳动着,兴奋,感动,害怕,紧张太多情感让我一时无法说出一句话……
       但我突然有种庆幸感,那早就存在终于被我意识到,一直被自己否决的心意,当然也了解到了他的心意……至少不会就这么湮灭了……终于有了……解释这一切的理由。

       虽说如此……但是明明都是男人啊……岂可修!现在该说什么呢?“对不起,我刚刚把你看成萝莉了”?我他喵的不是瞎子啊喂!!!
       果然我还是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
 
       这时,他先打破了僵局,依旧是熟悉的轻柔的声音。
     “纯黑,去做变性手术吧。”他说的很认真诚恳。

     “哈?”他刚刚说了啥?我听错了?
       我望向他再三确认,在收到他眼神中的那句“你没听错”时我沉静了一会……

      “你他喵的想死嘛?!”我去……什么温柔全都见鬼去吧!这问题完全毁了气氛好不好!
 
         这家伙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他轻轻抓住我的手,还是用那种语气说:

     “我想和你交往呀,都三年了。”

       我默默看着他,思考着,也许这份感情早就变味儿了,明明都知道就是视而不见而已,但是终究还是要面对啊,现在,是时候了。
 
    “要做也是你做,我勉为其难可以接受你。”嘴上是不可以输的。

    “哈哈,那还是算了,你说过女生麻烦,反正现在这样我也习惯了,只要你不怕闲言闲语,我自然也不会怕。”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反正亲都亲了,还怕什么啊”
     “那是你勾引我的。”
     “我去!明明是你先过来的!”
     “纯黑你&^%*#%&#@^%$&”……”


        …………………………

——-————————————————————
卷毛视角

       大概是今天的氛围太特殊吧,连我都开始不理智起来。

       今天有他在身边实在太开心,那就是幸福吗?

       他还是那么毒舌,不过我看着他抱怨我时的表情,居然还挺享受……我果然不太好了,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话吧。
       然而出乎意料,他居然也沉默了。
       我能猜到他其实也……我不知道这种自信源于何处,但就是在心底相信着。
       那么今天能确认了吗?

       我看着他,漫天的绚丽烟火中他也抬起头看着我,眼神清澈。
       我知道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但身体还是快理智一步行动了,当贴上他的唇的时候,那种激动真是难忘。我不想浪费这次机会,用尽自己的技巧去亲吻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理智,再次被他的回应打击的烟消云散。
       压抑在心中的感情,从来没有这么直接的迸发过,空气都在这个激烈的吻中升温。
       看他似乎是有点喘不过气了,我才决定放开他。 
       他的喘息让我有点恍惚。虽然不好意思但我还是想说:卧槽,卧槽!我真的亲到了!我亲到纯黑了!!!我没做梦!!!这次真不是做梦!!!

       嗯。在内心激动就够了,我可不能让他知道我在想什么,绝对会被嘲笑的。
  
       稍微平静下,我想他也一定和我一样吧,压抑着,或者直接地否决,隐瞒自己的心,但是现在是时候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还能怎么骗过自己?

       斟酌了半天我还是说出了让他去做变性手术的话,我当然是在开玩笑,我喜欢的自然是现在的纯黑,但是如果不开口的话,就这样僵持着坐一晚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家伙平常是毒舌了点,但是这种时候是绝对说不出话的。

       果然,又开始拌嘴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我心想。

       我是真的觉得只要他不怕流言蜚语,我就愿意陪伴着他,哪怕只是以朋友的身份。
       不过这次他倒是意外地坦率,承认了自己的内心。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幸福,真的有感动到想要流泪的冲动……
       但是我却笑着,因为他就在我身边。

       这次,是真的可以相伴了。

       在拌嘴期间不知道又耗掉了多少时间。
       终于,在四周一切都静下来的时候,这家伙主动开口了,我估计今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时刻了吧,这个傲娇的家伙主动的告白。

     “卷毛,那啥…我…那个……我……喜欢你。”他一脸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感觉,双颊有点红。


       莫名有点想笑,这就是这家伙的可爱之处吧。
       我可以想象我是用怎样的表情看着他的,虽然是断断续续的话语,但那又怎样?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我也很开心。

    “我也是。情人节快乐。”我笑着回答了他。
    “……嗯。”果然是他的回答方式啊。

      我在烟火的夜幕中拥抱住了他。 
      我一直都会陪着你的。
      情人节快乐,纯黑。

-————————————————-——————
      黑暗的天空如同未来的道路,虽然一片迷茫,不知通向何方,但是只要你在我在,那么在这短暂的黑暗之后,我们一定可以携手迎来属于我们的黎明。


—END—








润润色放上来了,果然还是有很多不足啊,懒得改了【打】
不过我还有作业就放过我吧……

这篇是尽量贴近这两人的性格写的,纯黑表腹黑,里傲娇,卷毛表温柔,里腹黑,我个人是这么认为 的,应该没错的。

要完成从都逗比到温情的转变果然还是哈子卡西////

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大家喜欢就好。现在把他俩当成彼此最好的朋友了,所以不知道还会不会写这么明显的文了,毕竟他俩都不喜欢这种。
总之,我希望卷毛真的可以一直陪着纯黑,他真的是个内向又寂寞的人啊。即使只是朋友的形式也好。


评论
热度 ( 40 )
  1. 尾巴西久堕落中 转载了此文字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