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Dress⑤-完结

白扣:

*就很jb傻白甜


*本章r20 涉及详细性描写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别乱上






就,正文早就写完了肉拖了三个月……


前文:1  2  3  4




本章bgm-New York - Baptiste Giabiconi


================================






        概要:麦克雷重新爱上了头顶蔚蓝的天空,他感觉整个纽约都是新鲜的。



        "明天是周末,我们一块去海边如何?"

        交往的第二周麦克雷提出了这个邀请,此时牛仔正在制衣室内的沙发上瘫着——岛田曾经开玩笑说他就是为了可以在离酒店近点儿的地方找个舒服的午栖地——然后就被麦克雷用眼神进行了无声的谴责。岛田停顿半响,放下了手里的剪刀:
        "订单还没做完,今晚源氏也会回来……"
        "——哦,拜托,"
        麦克雷把手从眼睛上挪开,伸长腿下了沙发,懒洋洋地踱到岛田的身边,他看起来太适合被背后拥抱了,正好比自己小上一圈——麦克雷用挂满胡渣的嘴唇磨蹭岛田瘦削的侧脸,并附上一个浅浅的亲吻,"看看你的店里的姑娘们, 一个个都是上流人士间名气响当当的制衣好手;至于源氏——你真的不清楚他多大年纪了吗?"
        "……"
        岛田犹豫地摇了摇头,他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一颗大脑袋埋进了自己的颈窝里——有些痒,岛田忍不住笑了起来。麦克雷粘糊糊地说,"只需要一天一夜而已,半藏,现在我才是全世界最需要你的人。"
        "……好吧,我被你说服了。"岛田低头吻了吻他硬梆梆的发顶,"现在回你的沙发上去——我得加快速度了。"
        "你没忘了我们今晚订好的印度菜吧?"
        "你也别忘了我要先回家一趟,到时候来接我。"
        "好好好,你得负责喂饱你的宝贝弟弟。"麦克雷像个沙袋一样不情不愿地摔回沙发里,"他知道你……不再是单身状态了吗?"
        "哦,我跟他提过,他说如果我真的——注意,这儿是重音——找到了伴侣,他就把这次比赛的奖金全部上缴。"制衣师把针狠狠地插进线团里,"小混账。"
        "这么说我们今晚的晚餐有人买单了?我懂你的意思,甜心。"麦克雷哈哈大笑,"——到时候我会上楼去。"



        岛田像以往的周五傍晚一样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做着日式料理,客厅里有暖黄的灯光和舒适的冷气,源氏正津津有味地看亲子鉴定节目上的一对情侣撕破脸皮,并一边啃着被半藏明令禁止一百遍的垃圾食品。这个没心没肺的男孩还意识到他将迎来一个孤独的晚餐,半藏把食物端到桌子上,然后悄声无息地回房间换了衣服。
        "我要出门了,源氏。"
        "哦,去超市吗?帮我带一包多丽滋。"源氏头也不回,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这时门铃响了,半藏快步走向玄关,"是谁?哥你还叫了外卖吗?"
        "也可能是你哥哥的约会对象,小子。"
        神采奕奕的牛仔从玄关探进脑袋,与半藏交换了一个问候性的吻。他环视了一下兄弟俩的住处,低声说,"这儿可真温馨,我下次要好好逛逛。"
        "哗啦"源氏抱着大袋薯片猛的转过头来,他看起来惊呆了,手里的碎片掉落到了地毯上,半藏把鞋子穿好,气定神闲地看着他,"回来的路上我就告诉了你,你没有当真。不过现在这不重要了——把饭吃完并且收拾好地毯,我晚点回来。"
        "哦,对了,"麦克雷在关门前进行了一次火上浇油,"晚餐要谢谢你的请客,源氏。"



        第二日,岛田丢下像蘑菇一样拒绝与自己见面的房里蹲弟弟,在遮阳伞下拧开了防晒油,阳光,大海,沙滩,毛茸茸的性感的男友,他袒露着健康结实的麦色身躯,笑容与头上的烈日一样灿烂。这光景使岛田感到久违的轻松,即使现在整片海域只有四种人:沙滩上五颜六色的比基尼美女,和在遮阳伞下躺着的懒人,横冲直撞的冲浪爱好者,和被冲浪板追得无处可去的游泳者。他不想做最后一种人,所以只能穿着一件花哨的夏威夷衬衫(源氏的)并躲在遮阳伞下,不过麦克雷还是看出了他的好心情。高大的美国男人把红蓝相间的冲浪板搁到一旁,背对着岛田坐下了:
        "细致点,宝贝,晒伤的感觉可不好受。"
        "闭嘴,我知道该怎么做。"
        岛田呵住了他,用掌心将粘稠的油体揉开,并覆到男人光洁的背部肌肉上。麦克雷紧了紧拳头,上臂就像板块碰撞般起伏,这副卖弄的模样逗笑了岛田,他想捏一捏麦克雷的脸,但是太滑了,只揪到点儿棕色的胡须。
        "……你带剃须刀了吗?"
        "哦,"麦克雷愣了愣,"还真没有,希望酒店的一次性用具别太粗砺。"
        "涂好了,你去吧。"岛田拍了拍他的肩膀,麦克雷随即转过身,捉住他的嘴唇交换了一个亲吻,沙子溅到了两人的小腿上。
        "等等口渴的话,那边有商店。给我带一罐可乐,樱桃味。"麦克雷站起来,捡起被自己压的皱巴巴的岛田的书,把沙子抖干净,再递还给他:"《塞拉非尼抄本》?……希望这书能让你不无聊,很高兴你陪我来这,半藏。"
        "我没觉得无聊,这里风景很好。"岛田说,"我也很乐意跟你在一块儿。"
        当然后面那句话他没说出口,制衣师低下头将书本翻开,麦克雷夹着冲浪板哼哼地笑,真相是,只有不了解岛田的人才会觉得他冷漠又古板。




        暴露在烈日下冲浪,麦克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一圈,周一肯定免不了一顿教训,不过他与莱耶斯的父子关系也许更有可信度了——这是个无聊的笑话。这儿的烧烤店味道不错,两人饱餐一顿后,在沙滩上慢慢地散步。落日的余晖洒在平静的海面上,金黄色,像些系统的待机界面之类的,美好极了。
        "刚才的金发姑娘邀请我们去参加她们的沙滩派对,你觉得如何?"
        岛田抬头看了他一眼,麦克雷立马举起双手,眉毛挑的高高的,"我保证,我只是对喝不完的啤酒感兴趣而已,或者你想今晚就我们两个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我完全没有一点儿意见。"
        "我们既可以一起戴在房间里,也可以有喝不完的啤酒,我请。"岛田说着,将他领向酒店附近的小型超市,"至于金发姑娘,嗯?"
        "那只是我用于描述别人的一个特征,宝贝。"麦克雷用手指卷过岛田披散的长发,"没什么比你的黑头发更漂亮了,还有你的眼睛……"
        "离我远点。"岛田小声警告他,麦克雷才发现他已经不由自主地凑了上去。美国男人歉意地笑了笑,然后懒洋洋地开口:"你知道,我只是在告诉你我有多为你着迷。这会变成我的习惯之一——你该学着回应我,当然,不善言辞也是你的魅力之一。"
        "油嘴滑舌。"
        岛田对他的一切言行下了最准确的定义,他们提着啤酒回到酒店,麦克雷发现了一台唱片机,兴致勃勃地去摆弄起来。而岛田去了阳台,悠长的布鲁斯伴随着唱片针特有的卡顿声响从身后传来,远处,天空是深蓝色的,海面上的游轮,灯塔和渔船星星点点,汽笛声和咸涩的海风扑面而来,麦克雷走到他的身边,为两人打开了啤酒。岛田一向不喜欢啤酒丰厚的气泡与寡淡的小麦气味,不过现在氛围很好,他不介意例外一次。


      喝酒会被日难道不是国际惯例吗






=================================


打不开链接换电脑端 实在不行私信邮箱 啾咪


请各位宝贝不要白看 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我都会心怀感激 才能有创作的动力 感谢🙏


下一篇写啥呢emmmmmm

评论
热度 ( 124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