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麦源】现代普通人AU……什么的。

诺普:

没标题,不是很正规,只是一些小段子脑洞的合集。现代普通人AU,以前也写过的,音乐家麦x舞蹈家源。
以后可能还会有同样段子形式的更新,也有可能是正文形式的。
又多了一个我可以用来乱玩瞎写的AU啦!美滋滋。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ʕ·͡ˑ·ཻʔෆ⃛ʕ•̫͡•ོʔ最近时间太分散,段子类作品较多,真的很抱歉。

——

1.
源氏是在拉面店外碰到那个小提琴手的。
他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首曲子,但也绝不会去车站或是超市这种人人行色匆忙、无意驻足的地方。他在人们会花时间闲逛的店面外出现,拉上两首曲子,再离开。
小提琴手是个外国人,棕色的卷发看上去手感很好,在演绎色彩鲜亮充满希望的段落时睁开过眼睛。深色的,像源氏曾经没有烤成功的焦糖。
——
杰西·麦克雷将琴收入琴盒时,岛田源氏还在。他抱着手臂倚在一边看着,似乎从没见过这种乐器和它的琴盒。
“你是个职业舞者,对吧?”杰西突然说。
“怎么看出来的?”
“我认识一些朋友,和你差不多。”他说,背起琴来,指了指源氏手里攥着的拉面优惠券,“严格的饮食,健美的体型,最重要的是,”他又指了指源氏的手臂,“关节上的护腕。”
源氏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要说,‘一副不错的脸蛋’。”他说,朝着一边的拉面店点了点头,“我请你吃顿饭,来吗?”
“来。”小提琴手爽快地答应了。
“答应得够快的。”源氏笑道。
“没办法。”杰西耸了耸肩,然后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他仅剩的钱财。
源氏凑过去一看,愣了愣。
“我只剩两百日元喽。”乐师笑着说。
——
“所以,”源氏喝了一口拉面汤,“如果我没把你带过来的话,会发生什么?”
杰西咽下嘴里的面条。
“我想想。”他考虑了一会儿,“风餐露宿?如果运气好不被小混混们抢劫的话,说不定能在公园住一晚。”
源氏拿筷子的手顿了顿,“你好像对这种事情挺熟悉的。”
“类似的事情在美国多着,我见过不少——虽然没经历过。”杰西吹了吹烫嘴的面汤,“我猜在这里也差不多;应该说,不论到哪儿都差不多。”
源氏放在桌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一眼,又是一条来自社交网络的转推,对批判他毫无技巧、全凭家世和脸蛋抢夺其他舞者机会的谣言表示赞同。
杰西也好奇地瞄了一眼,不过他看不懂日文,所以不受欣赏的落魄乐师继续滋溜滋溜地喝着他的汤。
“是啊。”源氏突然没了吃饭的心情,他看了一眼窗外,“到哪儿都差不多。”

2.
岛田源氏收留了一个小提琴手。
这个月的月初他还没想到自己家里会多出一个租客——当然,有护照有签证有工作许可的杰西·麦克雷是要交房租的。
或许是同为艺术系的缘故他们的相处相对愉快,还能经常交流保养经验;源氏对肌肉拉伤更了解,而麦克雷对锻炼脊椎很有一套。
乍一看是很和平友好充满距离感的室友关系,在岛田半藏时隔三个月来看望弟弟的时候被打破了。
——必须三个月,太短了源氏不乐意,太长了半藏不同意,于是他们勉勉强强定下了这个时间段。而且半藏出现的时候,源氏必定会想办法把他的室友支走。
——
厨房的水哗啦啦地流着,源氏硬着头皮在尴尬的气氛里切着菜。
“你小心点。”半藏站在他旁边洗着剩下的蔬菜,粉红色的D.Va兔子围裙套在他平整的衬衣外看上去有些滑稽,“说不定只是来蹭吃蹭住的。”
“他付房租的。”
“一开始他们都这么说,不是吗?”半藏干巴巴地说。
“杰西不一样。”源氏徒劳地解释道。
“上次那个女孩你也是这么说的。”半藏面无表情地说。
“我们只是朋友。”源氏有点绝望。
半藏已经懒得重复“你上次上上次还有上上上次也是这么说你的前女友前前男友前前前女友的”这句话了。
到最后源氏只能叹了口气,“杰西不是会利用他人的善意的那种人。”
半藏答应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重新放下衬衣袖子系好袖口。在取下西装外套时,他照例提醒了源氏一句,只要对方想,随时可以回到他的律师事务所从实习生做起。
源氏照例拒绝了他的好意,然后接下来的三个月就又会风平浪静。
——
杰西晚上回来时源氏还坐在桌前发呆,直到音乐家把一瓶酒放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拿到份新工作。”杰西说,“庆祝一下?”

3.
男生宿舍有时可以变得很乱。
还好,谢天谢地他们都不是那种会将袜子丢得满天乱飞的类型。
不过杰西·麦克雷会丢别的东西。更确切一点,是他的乐谱。
到处都是音乐家留下的草稿和参考,有时走廊里还会出现一大摞堆成小山的稿纸和书籍,导致半夜去卫生间的源氏差点被绊倒。
源氏抱着一摞稿纸扔在杰西的桌子上时还有点生气,然后他注意到对方急着去睡觉索性就没有关电脑,模拟软件还在尽职尽责地演奏只写了一半的乐谱。
出于好奇源氏拿起了桌上的耳机。
——
其实杰西·麦克雷稍微有点怕鬼。
这和他小时候邻居家的表姐总拿公路另一边的公墓吓唬他有关,不过杰西还没怕到听见可疑声响不敢去查看的地步。万一有小偷怎么办?总得去看看。
于是杰西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却看到源氏坐在他的电脑前,疯狂地擤着鼻子。
旁边的小纸篓里还满满堆着一筐擦过眼泪的纸巾。
“你在干什么呢?”杰西凑过去问,源氏猛得回过头,屏幕亮光照着他红红的眼睛还是有点惊吓和冲击力的。
“你在听我的曲子?”杰西又问,源氏点了点头,抽了一张纸擦他的眼睛。
杰西笑了笑。“我还没写完呢。”他说,“没必要哭成这样。”
“等你写完了,”源氏终于能说出话来了,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我可能就哭死了。”
不至于吧,虽然开头是挺悲伤的——杰西投降似的举起了手,“好,好,那我不写了总行了吧?”他开玩笑道。
“不行!”源氏立刻反驳道,杰西愣了愣,“写完它——赶紧写完它。”
他站了起来,直直地望着杰西的眼睛。
“呃。”杰西突然觉得有点心慌,“你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是吗?我能……告诉你……”
他总觉得源氏凑得更近了,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垂了下去,松松地扶在源氏的腰上。
“对。”在他们接吻前源氏低声说,“我想知道。”
我想知道。

4.
尽管会有舆论和谣言,源氏的工作向来是很稳定的,从来不愁没人邀请他合作伴舞,其中录制MV的时候居多。
杰西完全可以理解源氏为什么是年轻人的最爱之一,因为他的男朋友在镜头前几乎无可挑剔。当然,这很主观,但杰西压根就不打算假装自己能变得有多客观。
他也不打算假装自己能看懂源氏在干什么,实际上这种音乐对他的耳朵来说稍微有些折磨,也令他对舞蹈的鉴赏能力大打折扣。不过这仍旧不妨碍他将眼睛黏在某个前排舞者的身上。
几个实习工作期的小姑娘拿着道具从他身后走过,她们掩嘴偷偷嘻嘻笑,最后还是胆子大的那个敲了敲杰西的肩膀打断了冥想一样聚精会神的观察,在他手里塞了一瓶水。
——
休息时间源氏拿着水坐在一旁,他注意到杰西又在平板上写写划划,还时不时抬起头来冲他微笑一下。
“你看得明白我们在干什么吗?”源氏问。
“完全看不懂。”杰西诚实地说。
源氏哈哈笑了两声,“那你还看得这么开心?”
“因为你好看啊。”杰西理所当然地说。
源氏差点被水呛到。他将水瓶放下转过头去,留给杰西一个后脑勺。
不过杰西还是能看得到对方红透了的耳朵尖,并因此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

5.
起因是他们准备去杰西的老家——美国发展,这导致岛田半藏强烈地表达了希望“在某些可疑的人把自家弟弟拐带走之前能看到他们正儿八经地结次婚”的意愿。源氏原本想要拒绝,但考虑过后又有些犹豫。
他不能重蹈覆辙、再次扔下他的家人不管不顾。杰西看出了他的犹豫,结果就是他们有可能要考虑着在不同的地方办两场风格迥异的小型婚礼。
为此杰西需要恶补日本文化。源氏指着书上白无垢的图片,决定逗逗他:
“嘿杰西,婚礼的时候你得穿这个。”
而杰西·麦克雷似乎真的被吓到了。
“一定要穿吗?”他一脸惊恐地问,看上去瑟瑟发抖。
源氏捂住了脸,笑得浑身发抖。
“你那么严肃干什么,我开玩笑的!”
——
结婚前总得先求个婚,不过源氏看到杰西手里的厚厚一沓手稿还是有点脑子发懵。
“这是给我的?”源氏眨了眨眼睛。
“这些应该够了。”杰西郑重地点了点头,“买钻戒的话。”
等他把一些发出去,拿到最后一部分稿费——杰西用另一只手摸着下巴想,不过这些是给源氏期待的那款游戏的。
“我会每年为你写一首曲子,”杰西接着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个,他明明知道源氏又不会拒绝他,“作为你的生日礼物;然后等你五十岁了,你就可以出版一个合集……”
源氏冲上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撞得他哼哼了两声。
“那你看到喜欢的东西都告诉我就好了,包括戒指。”源氏一副“全包在我身上了”的样子自信地拍着他的后背,“我来买。”
杰西·麦克雷哭笑不得地点头。
有钱人可能就是这样的任性吧。

6.
源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你能不能这段时间别接给游戏配乐的工作了……”
“嗯?怎么了?”
正好玩到催泪的剧情桥段的源氏转过头来,眼泪哗啦啦地顺着他的脸往下流。
“根本看不清屏幕啊!”
音乐家手忙脚乱地给他递着手帕和纸巾。
“别哭啊!”


TBC?


源氏限定版哇.jpg
超可爱的两个人,very真诚very性情。我喜欢这样的普通人AU,我们艺术生大多就是这样啦。
“我只是个搞艺术的穷小子/穷姑娘,不过我会十年如一日的爱你。”
感谢阅读XD

评论
热度 ( 12 )
  1. 尾巴诺普 转载了此文字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