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言白】Eat it(PWP)

鹙蚀没有咚:

*蒙眼play,一辆老年车,两人假舞蹈描写【因为我不会】


*老年人手速17年的车开到了今年,就,新年快乐


*oocx3,毫无剧情可言,嫌ooc悄悄退出去。为了复习我已经把游戏卸了


*第二次开车,非常非常破,慎重考虑上车


 


从宴会开始到现在,李泽言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


 


他置于她腰间的手,轻握住她的手,缓慢而有节奏随音乐移动的双脚,还有那白色燕尾服包裹的优美身型曲线。


 


李泽言握着高脚杯的手紧了紧,眸色深沉。在二楼的看台俯视一楼舞厅里正翩然起舞的白起,显然,对方早就察觉了从宴会一开始在他身上游移的视线,撇开evolver的因素,更能说服的是直觉。而白起呢,只是起初抬眼回以李泽言一个眼神,意思是说,不用羡慕他有舞伴。


 


幼稚。


 


李泽言嗤笑,饮了一口红酒。


 


如果白起的舞伴不是她,李泽言绝对会用evol,然后把他从对方那接手过来,占有他,把手放在他柔韧十足的腰间,握紧他的手,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空气渐渐升温,步步紧逼的舞步。


 


一场猎食者与猎物的角逐。


 


而现实李泽言什么也没做,他用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敲打高脚杯,期间还有其他集团的负责人来搭话,或者是会场打扮靓丽的女士邀他跳一支舞,后者都被李泽言冷漠的拒绝了。


 


目光又转回一楼舞厅,他想起舞的对象,只有一个人。


 


酒尽,抬眸。


 


李泽言对旁边的魏谦交代了宴会接下来的事宜后,放下酒杯,下了楼。带起一阵无形的风,白起在转身时扭头一瞥,李泽言朝他走来,一个眼神示意,与他擦肩而过。


 


他们本就心灵相契,白起勾起嘴角,感受舞厅内无形的风的渐渐隐去。


 


制作人看到李泽言,似想说些什么,待开口时他已被对对起舞的人淹没了身影。一曲终了,白起转过头,微微一笑,对女孩说道:“今天我就陪你到这了,接下来的时间玩的愉快。”


 


因为之前说好了的,白起作为舞伴只陪她跳完宴会前半场的舞,接下来,他还有事。女孩道了谢,目送他离开。


 


出了舞厅,果不其然,门口外停着一辆车,黑色的毫不张扬的外形,白起认得,正是李大总裁的。像是回应先前李泽言的嗤笑,他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然后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正值严冬,车内暖气开的十足,白起吸了吸鼻子,温度适中。


 


白起环顾了一下车内,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好歹也快年终了稍微在仪表台上添个摆件啊,车里外都是黑也不嫌单调吗。


 


“李总裁也不过如此嘛,宴会还没结束就急着回去了?”


 


他们彼此都知道这话的话外音,但白起仍然忍不住说出来调侃一下李泽言。忍耐力一向傲人的李泽言,今天的他反倒被白起抓住了把柄,按白起的性子,准会咬住这点不放。因为一向严谨的李泽言,能被调侃的机会实属难得。


 


 


请上老年车滴滴滴


 


 


 

评论
热度 ( 525 )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