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言白】病入膏肓

LUuuuu:

圈地自萌


深夜一发傻白甜,交往中设定


OOC属于我,世界第一可爱属于李泽言和白起


不是超能力者的总裁X警察








----------------------------------------------








“我不吃。”


李泽言帅脸一甩,首先不乐意了。


要不怎么说人家就能当总裁呢,就算是不乐意这种事也要先发制人,争当革命先锋领头羊。


白起气得直笑,心说阳春三月天你李泽言都能得流感病成一条狗,我还没发脾气呢,你李泽言先跟我甩脸色,可给你能耐坏了。


于是手里的药丸一摔出去了。


李泽言坐在床上,表面不动声色,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像只小萨摩耶似的,巴巴地跟着那人快步走出去的背影。


被残忍抛弃的药丸跳脱不了地心引力,在李总家的打蜡地板上骨碌碌乱转。李泽言脑袋开始乱七八糟的疼,心里也乱七八糟的疼。


好样的,李泽言心里咬牙切齿,你好样的李泽言,你就不能跟他服服软?


他李泽言大抵是出生就把“惹白起警官生气”的技能点满了,不然怎么气这个性格正经八百的小警察一气一个准。




跟人民警察处对象真的难,工作日五天有三天不见人影,好不容易盼到周末逮到人,还没捂热乎呢一个电话打来就溜了。


白起你可以的,李泽言说,比我忙的我以为只有马云,你比马云还忙。


小警察听罢不好意思的笑笑从李泽言被窝里钻出来,找昨晚不知被甩到哪里的制服领带。




见面比见珍稀物种还难的这么一个白起,竟然破天荒跟单位请假,待在被流感打倒的李氏总裁身边上蹿下跳了好几天。


头几天晚上李泽言烧的迷迷糊糊常常半夜要水喝,立马有温度正好的白开水贴到嘴边。不知是梦境还是真的,李泽言感觉白起微凉的嘴唇扫过他滚烫的额头,轻的像天鹅羽毛扫过湖面。




于是李泽言安心下来,再次迷迷糊糊坠进睡梦里。




拜白起所赐,李泽言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先前发烧烧得老老实实的样子好像也跟这场来势汹汹的感冒一起不见了。


简而言之,他又可以生龙活虎的开始欠儿了,又可以作天作地了。


人民警察的假到期了,李大总裁也好的八九不离十了。可他觉得他家小警察不太好,黑眼圈可绕地球两圈,鬼知道他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


并没有心疼他。李总解释道,显然是没人信的。




白起站在客厅吃了两根草莓冰棍,心头一股火勉勉强强平复了。跟李泽言处对象真的很烦,多大个人了,间歇性变三岁儿童无理取闹,简直没眼看。


白起警官并不承认自己其实挺吃这一套的。




白起再次端着药走进卧室,脸色仍是不善:


“吃。”样子颇有当年一方校霸风范。


“我不吃。我还没好,我发烧。”李总方才懊恼的模样一扫而空,老脸一甩,“我需要照顾。”




两个人都沉默了。




白起反正是第不知道多少次在这场大眼瞪小眼比赛中完美失败,毕竟论厚脸皮他是比不过商场老手李总裁的。李泽言一副死磕到底的模样,看得白起脸颊笑出小小的梨涡。


“说句我不想让你走就那么难吗,李总?”


“哼,我说了就好使?”


“……仅限今天。”


“…………那行吧。…我不想让你走。”李泽言垂下头老脸通红,心想自己真是烧糊涂了。


白起笑的更开心了,


“幼稚的家伙。”




他们顺势交换了一个草莓味道的亲吻。






END








--------------------------------------------




为啥这俩人没有超能力呢,因为我想看老李撒娇呀


时间静止可不是让你拿来搞对象的







评论
热度 ( 759 )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