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言白】当白起开始城市漫步

seventwo:

ooc,ooc,私设满天飞,文笔没有,慎入,私设满天飞,演员李总


————————————————————


恋语市第一特警,也就是白起,白警官。此刻百无聊赖的走在街道上面,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摩肩接踵的感觉让他略有不适。他现在要去九溪古街取景。


为什么要取景呢,这个得追溯到十分钟以前。


白警官今天迎来了难得的假期,但是上级给他下达了一个任务,就是做满一百件好事,只许执行,不许驳回。


白起无语,恋语市第一特警兼人民警察白起便装出行cos雷锋一日游开始了。


就在刚才的不久,一个帽沿压的极低的男人告诉他,他的背影颀长优美,能否给他拍一张照。男人挥了挥手上价值不菲的长焦相机,换作是平时,这种gay里gay气的要求白起肯定二话不说的拒绝了,谁叫他现在是人民的公仆,恋语市第一特警呢。


白起踱步向前,到了取景地背影有些僵硬,细汗衬得他的衣服变得半透明,从后面能隐约的看到因为呼吸沉重而匍匐的蝴蝶骨,苍白而有力。


一个镜头下来,白起紧绷的肌肉神经才放松下来,只见那人道了谢匆匆离开了。


白起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精瘦美好的身子骨引来不少人的余光,很多情窦初开的少女不自禁的脸红,和身旁的友人悄悄说着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要是白起凑近一听听到女孩喃喃的“这个男人的身板真欠干”估计会雷的外焦里嫩,体无完肤。


一个不经意白起的肩胛被狠狠撞了一下,来者又是一个看不清面容带着口罩的男人,声音低沉的让人听不清,要不是看见那人喉结在动是不知道他在说话的。


好听而缓慢的男声说:“你,撞倒了我的咖啡,能帮我重新买一杯吗。”不是请求,是要求。说实在的白起有一些恼,分明是这个人一言不合的撞上他的,白起很生气,但是白起不说,拧着一张恶狠狠的表情答应了。


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这种中药式喝法白起不由自主的想起来某个闷骚的总裁。


白起拿完咖啡的时候脸还是沉的,但是那人心情却看似格外晴朗,接住咖啡的时候冰冷的指尖刻意的碰到了白起的手腕,白起双眸一沉马上把手收回来,大步流星的就离开了那个人的视线。


白起走在路上,想着为什么明明都21世纪了,需要帮助的人还是那么多,都是鸡毛蒜皮的事,这次他接到这个任务本以为难以完成,像求助的人多半是能借我一点零钱回家吗,能借我手机打个电话吗,套路就是人最后都无影无踪,所以今天他任务进行顺利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了。


白起迈着长腿看着一个男人坐在长椅上一言不发,高领毛衣的领口拉的很高,甚至没过下巴,一股失落阴沉的气息让白起停下了脚步,白起还没出声那个人倒是先一步开口了,声音很沙哑,鬼知道这个人发生了什么,白起猜测这位不知名先生肯定被恋人抛弃才会这样。


“你能帮我去花店买盆仙人球吗?”每一个音节拉的很长,男人低沉的声音让整个人变得像阴间野鬼一样瘆人。


白起去了花店,捧着一盆小小的仙人球,看着上面柔软的刺心里有些发软,为什么一个人失恋要买仙人球抚慰自己呢,他不懂,只想赶紧把这件事完全再去进行下一件事。


男人拿到了仙人球并没有好转,道谢之后浑浑噩噩的走了。


白起觉得他一路老是遇到怪人,走到路口看见一个面目苍老的画家,带着的画家帽紧紧的固定在头上,额前的发却是浓墨一般的黑色,可能老人家挑染的头发吧,白起看了一眼便准备离开,但是刚走出两步就被叫住了。


“年轻人,我看你身段很好,愿不愿意做我的模特呢,实际上我有一个画家梦……”老人家娓娓道来,但是苍老的声音夹杂着一道微不可见的清冽。


白起坐在有些破旧的板凳上,手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正坐的样子特别严肃,眉头也蹙了起来。面前的老人家嘴角微微上扬,这样清浅的笑意没有被白起捕捉到。


老人家收起画板,白起瞥了一眼,这个人把自己画的特别细致,栩栩如生,仿佛自己被马良神笔给映刻了在画板上,他听见老人家轻笑了两声,便就离开了。


白起看着天在逐渐变成一大片的火红,一天完成一百件事也太棘手了,他决定去吃一份简餐就可以收工了,但是在这之前能做多少件好事就尽量好人做到底。


在简餐的白起本来在发呆,看着窗外行人来去匆匆,还在走神的他突然被打断,一个侍应生微笑的端着一碟已经做好的熟食


那人笑着说:“您好,能请您帮个忙吗,因为现在本店即将打烊了刚刚研制出新的菜单,明天就要上新了,您能帮忙品尝一下吗。”


还没白起已经闻到香味了,那个香味光是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明明是一个普通的饭店,但是为什么这一道菜却有着米其林三星的感觉。当白起看到那一碟芝士焗海鲜饭他胃口全开,每一颗米饭都晶莹剔透,饱满的让人移不开目光,白起一口下去就觉得这个味道熟悉的要刻到他的生命里,不用想肯定出于李泽言之手。


白起黑着脸放下勺子,看着从后厨走出来,围裙还没取下的李泽言手抱着一捧仙人球,另一个手掌紧握着什么,侍应生摆着笑着把一个巨大的镶着金边的画框拿了上来,右下角还有一个小小的背影。


“白起,能不能帮我个忙。”李泽言眼中的深意,白起读不清。


白起还没来得及拒绝,李泽言摊开自己的手心,这人手心发着汗,好像用尽了所有勇气,银色的戒指经过汗液的润泽发出了靓丽的光,白起心有些乱,他想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白警官,我还缺一个人生伴侣,我希望他能陪我看光怪陆离的世界,我的一生情话能有人倾听和述说。”


“白起,你愿意嫁给我吗。”


白起低着头,嘴角发颤,是掩盖不住的笑意,自言自语了一声“幼稚。”


不知道哪里刮来的风,银杏覆盖了整个恋语市的上空,好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舞着,又像奏响了谁人的爱之歌。


白起走向李泽言,无名指带上有他温度的戒指,李泽言难得的温柔让白起有些别扭,他一只手捧着仙人球,另一只手扶着白起的腰。


仙人球的花语:将爱情进行到底。


白起才明白,在你将好事做尽,你的一生所愿,他会满怀爱意接近你。


End.


瞎写,极度ooc,不喜勿喷

评论
热度 ( 332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