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白起×李泽言]Courtship(下)

卷毛傲娇布丁李:

今天用了电脑终于可以超链接啦~


友情链接!


上篇http://529238379.lofter.com/post/1d296ecb_11efd967


中篇http://529238379.lofter.com/post/1d296ecb_11f17aa7




温馨提示:1.有ooc有ooc有ooc!


               2.可能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3.幼儿园文笔幼儿园文笔幼儿园文笔


               4.成语使用可能不当,天马行空










  白起的身后是城市灯火通明的景色,身上穿着的风衣被高空的风吹拂着,衣角猎猎作响,两个人呼吸时都带着一点雾气,空气十分的冷,然而白起的双眼里全都是烫人的灼灼光芒。那双眼睛就这么盯着李泽言,认真又直接。




  李泽言轻咳一声把头略微低下,错开对方带着灼热温度的双眼。




  “咳,又没有什么非要见面的必要吧......”




  他盯着白起在窗外翻飞的衣角,不敢再抬起头看白起的眼睛,他怕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盯着自己。他不懂这是一种什么心情,他不懂今天为什么自己会感觉比任何一天都疲惫,他也不懂为什么看到白起从夜空中飞向自己的时候,自己的疲惫会一扫而光。




  一向感觉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李泽言现在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李泽言继续盯着窗外沉默着,等白起把对话进行下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用沉默掩饰他的不解和慌乱。可是他又怕白起会说出些让他措手不及的话。他听见白起平缓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在现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格外清晰。




  白起的衣角突然从李泽言的视线里消失了,刚想抬头的李泽言感到带着凉气的呼吸扫过他的耳朵,对方的头发擦过自己的脸,身体一僵,耳边响起了白起略微低沉的声音:




  “我想见你。不需要什么理由和必要。”




  白起说完没有向后退,他看到李泽言的肩膀微微耸起,心里知道自己的距离有点太近了,但是他并不想后退,盯着李泽言近在咫尺的耳垂,轻笑了一声。李泽言感觉白起那声笑好像从自己的耳朵直接钻到了心脏里,快速地拉开距离向后退了两步,生气地看向还盯着自己的人。白起的棕色短发被风吹的有点乱,嘴角却带着戏谑和恶作剧意味的笑,打量着李泽言。




  “你每天都想这么晚来的话,华锐不会给你医疗补贴的。你是不知道温度冷暖吗?”




  李泽言扭过头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最近和白起说话老是觉得自己吃亏又窝火,还时不时地被戏弄。李泽言拉开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的笔,抬头瞪了瞪已经走到自己办公桌前的白起。




  “最后两份文件了,等我写完。”




  白起点了点头,绕到了李泽言的背后,低头看着他,李泽言修长的手指握着黑色的签字钢笔,纸上的字端正严肃,就像平时不苟言笑的他。视线上移看到李泽言柔软微卷的黑发,白起的手指动了动,想抬起手却又放下。




  对工作中的李泽言还是不要随心所欲的好。白起有些无聊的在李泽言身后来回走动,抬头继续观察着这间办公室。




  “我昨天要的东西呢?”




  李泽言刚刚写好一份文件,就听到白起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带着点轻快的感觉。李泽言皱着眉把椅子转了一圈冲向身后,微微仰着头看着俯视自己的白起。




  “什么东西?”




  李泽言问出口的瞬间突然想到了自己早上拿来的布丁,啧了一声又把椅子转了过来,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魏谦,去员工餐厅把我早上带来的东西拿上来。”




  李泽言放下电话,又写了几行字,突然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把在后面继续偷看他写字的白起都吓了一跳。李泽言转过身抬手捏了一下白起的肩膀,警告他说:




  “你别出去,我去给你拿进来。”




  说完李泽言就快步走出办公室,门嘭的一声关上,白起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在干吗?




  此时和白起一样想法的,还有提着布丁刚走出电梯的魏谦。魏谦迷茫的看着在办公室门口站着的李泽言,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老板从来没出过办公室接他需要的东西,自己都是直接送进办公室的啊。这......今天是什么情况?老板最近也太反常了吧?魏谦愣在电梯口,李泽言却是转过头看见了他,快步走到他面前,一把拿过他手里的纸袋子,转身进了办公室。




  呼,不能让魏谦再看到白起在自己办公室了。




  李泽言提着布丁进门先深呼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才看到白起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突然回过头冲自己笑了,伸出手冲着自己勾了勾。李泽言皱着眉走到窗边,把装着布丁的黑色纸袋递到白起手里,白起却轻轻攥住了自己的指尖,李泽言惊讶的睁大眼睛,立刻看向白起,有些生气的把手抽了出来。




  白起眼神淡淡的看着把手握成拳头的李泽言,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这双手果然和看起来一样,握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触感。




  李泽言知道自己的脸又有点烫,低下头慢慢等着自己调节好,握成拳头的手虽然将指尖藏了起来,可是白起手心的温度还留在那里。




  “东西拿到了,我也该走了。”




  听到白起的声音,李泽言抬头疑惑的看向他。自己的文件可还没写完,他就这么要走了?




  白起笑了笑,走近了李泽言,伸出手,手指轻轻抚过李泽言有些变长的刘海。还没等他说话,就感到手背疼了一下,原来是李泽言伸手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手。




  “我不是都说了别随便碰我!”




  “你昨天说的是别在别人面前,现在只有我们俩。”




  白起看着李泽言冷冰冰的瞪着自己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笑意。




  “我明天要去出个任务,最快需要一周的时间。圣诞节大概不会回来了。今晚要回去准备一下,所以不能陪你到回家了。”




  李泽言本来还在暗暗生气,听到白起的话立刻看向白起,白起今天不同于以往的有点疲惫,但是还是一直对自己笑着。李泽言点了点头,白起冲着他摇了摇手里的布丁,说:




  “我会好好品尝的,一定都吃光。”




  李泽言哼了一声,难得的露出一丝浅浅的笑。




  “你不吃光的话,下次我就不会给你做了。”




  “我只会舍不得吃光,不过既然有下次了,我一定吃光。”




  不自觉的居然做了关于下次的约定,李泽言突然感到有些烦躁,后悔着自己说话为什么这么不注意,心里暗暗埋怨着白起,这个人现在真是越来越能断章取义了。李泽言正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却听到窗户打开的声音,白起站在窗台上,俯视着他,冷风经过白起吹到他的脸上,风里好像带着点这个人的味道。




  白起的手握着窗框,看着李泽言正仰视着他的黑眸,想伸出手抱住正在看着自己的人。白起闭起眼睛让自己不要冲动,再睁开眼睛,李泽言还是那样看着自己,有着不常见的温柔,但是又带了点欲言又止。




  我能认为你现在的心情和我一样吗?




  白起冲着李泽言笑了笑,转过身,准备飞出窗外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白起听的却很清晰。他听到李泽言的声音说:




  “多加小心。”




  白起站在窗台上,突然转过身,跳下窗台,他看到李泽言有点疑惑的表情,可还是在冲着自己淡淡的笑。




  “你到底清不清楚我在想什么?”




  “清楚什么?”




  白起看着李泽言挑起的眉毛笑了笑,说了句没什么,转身飞出窗户。李泽言走到窗边,下意识地想看着白起离开的背影。却看到白起在离自己窗边五六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下,浮在原地几秒,快速折了回来。




  “怎么了?”




  白起闭着眼皱着眉,李泽言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面前的白起一脸隐忍和压抑,这样的白起李泽言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看到白起重重地喘了几口气,睁开眼睛看向他,眼睛里全是莫名的愤怒和生气。




  “把窗户关上。”




  白起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伸手在窗外帮李泽言把窗户推上。




  关好了窗,李泽言等着目送白起飞走,白起却凑到了窗边,敲了敲。




  “你凑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李泽言意外地没有说什么,乖乖地凑到了窗边,他看到白起的脸离玻璃很近,也把脸凑到了玻璃上,两个人面对面。李泽言还再凑了凑,担心着白起说话自己要是听不到怎么办。




  正疑惑着,他却看到白起浅棕色的双眸突然从压抑变得温柔的无以言表,窗外的人突然更凑近自己,眼神向下看,然后那双和自己对视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李泽言看到白起长长的睫毛、好看的眉毛、细碎的刘海、高挺的鼻梁,他看到玻璃因为两个人温热的呼吸蔓延了一点薄雾。他看到白起的眼角微翘,虽然看不见整张脸,但是他知道白起现在的表情无比的认真虔诚。




  白起正在隔着玻璃亲吻自己?




  嘴唇碰到了冰凉的玻璃,但是白起却抑制不住的想要微笑,他缓缓睁开眼睛,玻璃上的薄雾已经被冷风吹散,他看到李泽言漆黑的眸子惊讶地睁大,然后是对方微卷的刘海,纤长微翘的睫毛,他笑着稍微退后一点,看到了李泽言红的明显的脸,偏粉好看的嘴唇。除此之外,他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异常的快。白起又凑近了一点,用额头轻轻抵住了李泽言额头前的玻璃。




  李泽言已经愣住了,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狂乱不止的心跳和突然上升的体温。他看着和自己贴着额头的白起,突然不知所措。白起像琥珀一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自己好像要溺毙在这说不清楚的感情里。他看到白起冲着自己笑了一下,然后窗外传来了白起用力喊出口的话:




  “等我回来。”




  白起突然拉开距离,但是就那么注视着他往后飞着,直到他看不清白起的脸,白起才转过身。




  李泽言退后几步,怔愣地坐到沙发上。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明明是隔着玻璃,明明玻璃那么凉。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嘴唇这么烫......




  白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前又闪过白起那双温柔的眼睛,李泽言突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还是能从指缝中看到他依旧红着的脸。办公室里,只能听见他的心跳和他嘴里下意识说出口的话:




“这个人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魏谦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板一直很反常,而且自从他亲自出来拿东西的那天起,老板反常的更厉害了。华锐员工几乎都被老板的坏心情波及,整个公司上下都被李泽言身上逐渐加强的低气压所笼罩。虽然人人都知道华锐总裁不苟言笑一张臭脸,但是这几天的李泽言已经不能用不苟言笑来形容了。




  简直就是想毁灭人类毁灭地球毁灭宇宙啊!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难道圣诞节也不能幸免吗......魏谦满脸愁容的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正想着,就看到李泽言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将手里的一堆文件啪地甩到桌子上。




  “这些,通通不合格。叫他们都重做,下午两点之前必须交到我手里,不然就叫他们滚蛋。”




  咬牙切齿的声音。




  魏谦赶快拿到手里开始整理,对着李泽言转身的背影点头鞠躬,随后是嘭的一声,李泽言把办公室的门摔得震天响。吓得魏谦手里的文件又掉了一地,抹了把额头,魏谦后怕地看着李泽言办公室的门。




  唉,这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李泽言重重的关上门,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李泽言却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坐回办公桌前,抱紧双臂,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办公桌上也比前几天乱得多,文件报表文件夹档案袋堆叠如小山却没有按类别放在一起,李泽言看着压在一堆报表上的手机,手臂一伸,把手机放在了自己面前。




  第五天了吧。




  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任何消息。李泽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烦闷,为什么会因为白起不在,自己就不像自己了。




  明明那天他还做了那么奇怪的事。明明自己应该打开窗户一拳打在白起脸上的。




  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自己现在好像有点......




  李泽言突然抓起桌上的手机,打开和白起的对话框,想了想,却不知道应该写点什么,写了很多后删删减减,重新打再删删减减,最后发出去的只有四个字:




  怎么样了?




  李泽言盯着屏幕看了一会,没有想象中的回复和震动。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又拿起笔开始继续工作。看了看眼前的手机,李泽言默默地把它放到自己余光能看见的地方。




 


 


 


  已经傍晚六点了。魏谦下午两点进到办公室给李泽言送文件的时候,感觉老板比中午的时候看到的心情更加不好,随之而来的就是文件有一半又被扔到了魏谦身上,圣诞节的华锐,好像有一半的人都在陪着心情不好的总裁加班。如果李泽言的心情再不能好起来,魏谦感觉自己的人生就要到此结束了。正发愁的魏谦桌上的公司电话响了,放下电话的魏谦突然转悲为喜,赶快钻到电梯里。




  过了一会,魏谦怀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精美的白色袋子,轻轻敲了敲李泽言的门,听到了一声进之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有什么事?”




  李泽言看起来有点疲惫,但是眼神还是一样的锋利,这几天魏谦就没见李泽言的眉头舒展过。魏谦把手里的白色袋子放到李泽言的怀里,有些紧张地说:




  “老板,这是白警官嘱咐人送来的。”




  话音刚落,魏谦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错觉。老板刚刚是不是笑了一下?果然白警官是华锐的救星啊!李泽言放下笔把怀里的袋子放到面前,刚想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突然转过头看向魏谦,眼神冰冷。魏谦急忙说了句对不起,快步走出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的魏谦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暗暗握拳。白警官Good job!自己的人生终于有救了!




  打开袋子,李泽言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张红绿相间的圣诞卡片也顺着手滑了出来,原来是一只精致的白色天鹅绒盒子,上面写着Foundwell,李泽言没有打开盒子,而是先打开了卡片。里面是一句简短的话:




  “泽言,圣诞快乐,希望你能喜欢。”




  最下面还工整地写上了白起两个字。白起的字张扬洒脱,李泽言看着这行字,眼前就出现了白起温柔又洒脱的微笑。把卡片放到一边,打开长方形的盒子,柔软的触感就像白起一直看着自己的眼神。




  盒子里安静地放着两只红宝石袖扣,在灯光下鲜红又耀眼,李泽言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拿出一只放在手心里,玫瑰金色的装饰包围在红宝石周围,显得优雅又带着热情和诱惑的味道。




  李泽言盯着手心,不自觉地勾起嘴角,然而他想到的下一个问题却是,警察的工资现在都这么高了吗?伸出手指轻轻拿起袖扣,冰凉的触感让李泽言想起那天白起隔着窗玻璃的吻。想到了不该想的事,他摇了摇头,把袖扣仔细地放回盒子,拿起手机想给白起发一条短信,手机在手里响了起来。




  “任务顺利,我没有危险,放心吧。礼物已经送到了吧,喜欢吗?”




  一长串的文字随着提示音迫不及待地出现在屏幕上,李泽言感觉自己的手抖了抖,看到白起说没有危险的时候,暗自松了一口气。




  “已收到,你品味还不错。”




  “你喜欢就好,红色和你很配。”




  李泽言刚发出一行字,过了几秒白起就立刻回复了。也许他是在休息所以能这么快回复?李泽言想了想,又继续打字。




  “你现在在休息?”




  “恩,马上准备继续工作了,我出发之前让他们六点左右送到你们公司,所以想着这个时候给你发个消息。你下午发的没法及时回,很抱歉,不过谢谢你担心我,我很开心。”




  李泽言拿着手机不自觉地轻笑了一声,但是却回了这样一句:




  “我没有担心你,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有傻笑开心的时间多去休息一会儿。”




  “那我就假装是你在关心我吧,要出任务去了,过几天就可以见面了。”




  李泽言想了想,还是心口不一地又嘱咐了一句:




  “保护好自己。”




  本来以为不会再收到回复,刚准备把手机放下的李泽言又听到了叮的一声,屏幕里又出现了一行字:




  “我想你了。”




  李泽言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看着这四个字莫名地感觉好像白起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一样。踌躇了一会,李泽言慢慢地打起字。




  “我知道。”




  “等我回去,很快了。”




  “你要是受着伤回来,就别想见到我了。”




  “我很安全,放心吧。早点休息,别加班太晚了,晚安。”




  李泽言盯着屏幕又看了一会,把手机放到了一边,看到了摆在自己面前还在发光的袖扣。一只手臂撑在桌面上,有点无措地捂住眼睛。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12月31日。2017年的最后一天。




  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庆祝、狂欢,每个人都在准备聚会,想要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傍晚七点。华锐公司的员工难得的没有加班,准时下了班,西装革履的人们从写字楼里蜂拥而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魏谦背着公文包,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打开一条门缝看向里面,李泽言对他点了点头。




  “你下班吧,我今天自己开车回去。”




  李泽言继续写着文件,听到门被关上,把笔放下,整个人往后仰,陷在椅子里。盯着天花板放空了一会儿,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腕的表。




  七点多了。




  圣诞节之后,就没有收到过那个人的任何消息。已经31号了,他还没有完成任务吗?




  李泽言看了看自己白衬衫的袖口上,正闪耀着的红宝石,缓缓垂下手臂。




  算了,继续工作吧。好像只有工作能让他忘记一切一样,李泽言坐直身体,望了眼窗外深黑色的天空,拿起笔,继续工作起来。


 


 


  十一点,李泽言终于处理完了所有工作。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扭了扭脖子。一年的最后一天当然要把所有工作都处理完,他可不想把今年的工作留到明年去做。一边揉着脖子,李泽言下意识地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十一点多了,手机依然没有任何声响。垂下眼,李泽言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现在有多失落。




  自己在期待什么?




  走到衣架旁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李泽言叹了一口气。耳边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咚咚咚!”




  清脆的敲窗声让李泽言一下停止了动作。他突然站直身子,转头看向窗边。




  白起正飘在窗口,他穿着那件带毛领的厚外套,浅棕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棕色的短发被风吹起,凌乱地散开。




  李泽言快步走到窗前,感觉除了窗外的人以外一切都不重要了。打开窗,白起快速飞进窗内,带进来一阵凉气,李泽言刚想说什么,就被白起一把抱住。带着凉气的拥抱,却让李泽言觉得异常温暖安心。他听到白起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回来了。”




  白起又紧了紧手臂,感到李泽言在自己怀里略微挣扎了一下,最后好像妥协一样放松了身体,任由自己抱住。忍不住笑出声,意料之中地李泽言又用力推了推自己,白起也不再坚持,松开了手,就看到李泽言不满地瞪他。




  白起耸了耸肩,满不在意地笑着问李泽言:




  “工作都处理完了?”




  “恩。”




  李泽言点头,就看到白起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站到自己身后好像要给自己穿上。




  “这个厚风衣呢?穿吗?”




  李泽言穿上西装又看到白起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点了点头伸手从衣架上拿下来,刚想把扣子扣上,白起就绕到他面前,略微矮下身子低下头,伸手为他扣上风衣扣子。




  李泽言看着白起低垂的睫毛,刘海细碎地散在额头微微盖住眼睛,抬手将白起的刘海撩了撩。




  白起扣扣子的手顿了顿,惊讶地抬眼,李泽言却一脸后悔的表情,偏过头不看自己。他笑了一声,又把李泽言的围巾拿到手里,仔细地帮他围好,就听到李泽言闷闷地问他:




  “给我围这么紧干什么?”




  “一会儿会冷的。”




  “为什么会冷?”




  “我要带你去看星星,想去吗?”




  白起笑了笑,一边说一边冲李泽言伸出手,把被围巾弄乱的黑发整理好。沉默了几秒,听到李泽言默默地恩了一声。白起没有犹豫,抓住李泽言的手,牢牢地握住。




  李泽言感受到白起的手用力地牵着自己,手指不舒服地动了动,白起的手温热有力,因为常年拿枪有些粗糙。他知道自己的手也很热,低下头把脸埋在了自己的围巾里。




  “准备好喽?”




  这是一种新奇的感觉,奇幻又带着浪漫。李泽言不知道自己这么形容对不对,但是他心里只能想到这两个词。干燥冰冷的风此时围绕着他,整个人慢慢浮起,脚下也被风包裹着,每走一步都像被托起,像踩在软绵绵的云端。白起牵着他的手走在身前,回过头微笑地望着他,放慢脚步握着他的手,和他一步一步走到窗外。




  “怎么样,好掌握吗?”




  “你的EVOL也不过如此。”




  白起细心地把窗户从外面关好,听到李泽言的话,戏谑地一笑,松开了牵着李泽言的手。李泽言感到脚下的风突然不听控制,把自己用力地朝着白起的方向推去,李泽言睁大了眼睛想叫白起,却直接被白起又抱了个满怀。下意识地也抱紧白起,冲击力让他被撞的胸口有点痛,李泽言感到自己脚下助力的风力减少很多,他咬着牙生气地看向白起。




  “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你现在不抱紧我会掉下去的。”




  李泽言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白起看着那双打量着夜空的黑色眸子,没再说什么,操纵着风向更高的地方飞过去。李泽言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想的却是办公室的灯还没有关。


 


 


  


  到了华锐大厦楼顶,白起轻飘飘地下落,小心翼翼地停在楼顶的天台空地。李泽言被冻得脸有些发红,呼着气冷冰冰地说:




  “可以松开我了吗?”




  白起没有说话,松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泽言。李泽言能感受到他在打量自己的眼神,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向远处看去。跨年夜的城市果然更灯火辉煌,高架桥上车辆川流不息,在高处只能看到移动的车灯,像很多串排列着飞行的萤火虫,周围的写字楼也都亮着各种广告和灯光。李泽言抬起头,看到了很久没见过的澄澈夜空。他看到夜空高远,群星闪烁,然后他听到白起的声音慢慢地说着:




  “冬天的空气更澄澈,所以看到的星星会更亮。”




  李泽言转头看向白起,发现那双浅棕色的眼睛还在看着自己,就没有已开过视线。




  这一秒,李泽言觉得,白起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都耀眼。




  白起走进几步,示意李泽言继续向前走,两个人走到天台边,白起伸手指了指远处市中心的广场,说一会会有烟火表演。李泽言这才想起今天好像看到了新闻,说十二点的时候好像会有跨年的烟火晚会。疑惑地皱着眉,李泽言侧过头问:




  “今天这么多活动你不用去出警吗?”




  白起望着远方的广场,苦笑了一下说道:




  “我可是一回来就来见你了,再说,我这次任务的努力也能换给我这一天的休息吧。”




  李泽言暗自点了点头,然后看到白起掏出手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刚想抬起手腕看一眼自己的表,手就被白起抓住了。




  “泽言。”




  白起清冷干净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他听着他叫自己的名字,想到了圣诞节卡片上的字迹。




  他好像是第一次这么叫自己的名字。




  被抓住的手还是那么烫,李泽言感受到白起灼热的眼神,却没法错开视线,看着白起一步步靠近自己,却一步也不想后退了。李泽言闷闷地恩了一声算是回应,没有缩回手,抿着嘴唇,任由白起牵着他。




  “我这几天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




  李泽言没有吭声,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白起牵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烫,他只能愣愣地看着白起,却看到白起突然笑了,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温暖表情。




  “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你现在清楚我在想什么了吗?”




  李泽言怔愣着,他听着白起的声音看着他嘴角的笑,看着他仿佛倒映着星光的眼睛。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跳在越来越快,他也清楚的知道白起在想什么,他知道他的喜欢。在白起离开的这几天,他清楚地认识到了之前自己所无法理解的所有事情,他也知道了,自己应该说出口的答案。




  “我都知道了。”




  李泽言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他知道他这句回答意味着什么。




  他看到白起的嘴角弧度慢慢变大,更凑近自己,抓着自己的肩膀让自己和他面对面,相差两厘米的身高,并不能阻碍到白起直视自己。白起清亮的声音掺杂着热气,让李泽言感到有些晕眩。




  “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白起有些紧张地看着抿着嘴唇的李泽言,听到自己加速的心跳,虽然跨年夜的城市十分嘈杂,但是白起觉得两个人之间安静的可怕。他紧张地看着李泽言,不敢眨眼。白起握着李泽言的手,两个人的手心内都附着细细密密的薄汗。白起看到李泽言漆黑的眼睛眨了眨,然后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慢慢变得温和,嘴角扬起一丝温柔的笑。不张扬,但是白起却觉得他的笑容冲破了浓重的黑夜,照亮了自己整个世界。他感到握着的手动了动,和自己慢慢十指相扣。




  “白起,我也很......喜欢你,我愿意,咳......和你在一起。”




  李泽言难得的坦诚说完,又咳嗽了一声,立刻把眼神移开,看着白起衣服上的毛领,希望自己热热的脸不要被白起看到。白起微怔地看着他,突然又把李泽言一把抱住,手臂怀住李泽言的腰,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他抑制不住地笑出声紧紧地抱着李泽言,他听到自己耳边也传来低沉的笑声,原来李泽言也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音。




  李泽言感到肩膀一沉,原来是抱着他的白起把下巴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随即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柔软温热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耳廓,好像是白起的嘴唇。李泽言一下把头埋到了白起衣服的毛领里,听到白起变得略微低沉的嗓音开心地说:




  “我好开心。”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还好你也喜欢我。”




  “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尽我的全力。”




  李泽言抬起埋着的脸,笑着在白起的耳边说: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他感到白起松开了手臂,还在苦恼自己现在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重新面对白起,白起的脸却凑了过来,带着薄茧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明明应该冰冷的手,却带着热度和细细的汗。两人鼻尖相触,额前的发丝贴着交叠在一起,白起的眼神温柔又深沉,李泽言只能睁大自己的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浅棕色眼睛,但是心里却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他听到白起的轻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目眩神迷。




  白起的声音比平时都低沉,带着淡淡的诱惑。他说:




  “我想吻你。”




  李泽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白起一定是故意说出这句话的,




  白起看到李泽言泛红的脸和抿着嘴唇,眼前的人没有说话,却慢慢地合上了那双狭长的眼睛,睫毛在自己的眼前颤抖着。白起看着李泽言闭着的眼睛默认的表情,难以控制地抓住李泽言的下巴,吻了下去。




  两厘米的身高差,虽然差距不大,但是李泽言还是略微低下头。




  嘴唇相触的瞬间。远方突然传来嘭的一声。李泽言下意识地睁开双眼,余光看到了远处的天空中,一朵绚烂金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开。好像白起一直温柔的笑脸,耀眼又明亮。他突然想时间就一直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白起听到声音也睁开了眼睛,他看到李泽言被烟花映照得微亮的脸,稍微错开嘴唇轻笑出声。李泽言感到嘴唇疼了一下,好像是白起轻轻用牙齿咬住自己的嘴唇,温热干燥的触感随即远离自己,李泽言疑惑地睁开眼看向白起的脸。白起笑了笑,有些埋怨地说道:




  “和我接吻的时候不要分心啊。”




  “我哪有?”




  “那你怎么还能分心来停止时间呢?”




  李泽言突然像被抓包了一样,不好意思地哼了一声。那朵绚烂的烟花还停在半空中,没有消失也没有绽放,车流停止移动,远处人群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一切都十分安静但是又有种难得的美感。




  “不要分心了。”




  白起温热的气息又凑了上来,急切地吻住李泽言有些湿润的嘴唇。




  耳边传来了烟火在空中相继绽放的声音。




  车流继续移动,写字楼上数字屏幕的广告又开始连续播放。时间又开始了流动。




  李泽言却觉得自己的时间都融化在了白起的唇间和舌尖。辗转在自己口中的舌头温热又急切,让自己整个人都像燃烧了起来。


 


 


  白起轻轻放开了李泽言的嘴唇,两个人鼻尖相触交换着呼吸,他听到李泽言有些急促的喘息声,伸手按住李泽言的后脑,抵着他的额头。




  两个人对视的瞬间,又一起笑了起来。




  “新年快乐。”




  “你也是。”




  白起微微拉开距离,却伸过手又拉住李泽言骨节分明的手,眼睛里满是干净和坦荡。




  “泽言。”




  李泽言听到白起叫他,回握住白起的手,浅笑着看向对方:




  “新一年,只想告诉你,之前对你说的所有依然不变。”




  李泽言愣了愣,突然侧过头。白起却看到了李泽言露在围巾外的耳朵,可疑的在发红,然后就听到李泽言低沉的声音嫌弃地说了一句:




  “幼稚。”




  白起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恋人心口不一。




  他爱着他这份别扭,他知道他的恋人只是不善于表达。




  他牵起他的手,望着远处的烟花说:




  “走吧,带你去广场看烟火。”




  李泽言感到自己的身体又漂浮了起来,周身环绕的风却好像格外的温柔。白起抓着他的手有些用力,两个人朝着空中一步步行走过去,李泽言突然闷闷地说了声。




  “一会要送我回家。”




  他看到白起转过头露出张扬的笑冲着自己点了点头,浅棕色的眸子发着亮光,耳垂上的黑钻耳钉好像都闪着星星一样的光芒。




  新的一年,自己好像有了新的期待。




  李泽言笑了笑,握紧了白起的手,在风中跟紧他的脚步。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呀!十分感谢大家能喜欢我写的东西,其实很久没有提笔写什么了,这次真的是陷进白言里有点粮不够吃的委屈,每天脑子里都是各种梗,所以就打开文档想把自己想的记录下来,今天看了看自己五六年前写的东西都觉得比现在写得好,谢谢宝宝们还能耐着心看完我写的这么长的东西。




  谢谢你们的等待,之后也会继续写的。这篇差不多是我磨了两天写出来的,因为想把告白之前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写出来,而且这两天出门旅游累得不行,昨天想熬夜写完结果抱着手机睡着了。没有赶上跨年夜真的很遗憾。以后写的文差不多都是由这个文的背景继续写下去的,毕竟恋爱日常什么的比告白有趣多了~




  Courtship的意思其实就是的意思其实就是求爱,追求期,所以我就拿这个当做标题啦。也就是说,我心里的白言是白起先偷偷喜欢上李泽言的~所以这篇文白起缠着李泽言的时候会比较多,因为总裁毕竟是被追求的一方嘛。感觉终于写完告白了真是松了一口气,每天都想当按头小分队但是还是想循序渐进结果这个下篇居然写了这么多字,其实也怪我叙事真的很啰嗦。不过大家能喜欢真是再好不过啦,用了下元旦语音的梗,真的是因为白起这句语音太戳我了,那也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你们的喜欢!


 




 









评论
热度 ( 249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