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 言白相关 | 悬空。

Niyo.:



对不起我知道这是乙女向游戏x但是出于职业本能我真的忍不住哇!!对不起高冷总裁X不良刑警的设定我真的忍不住哇!!




刚玩到第二章我就陷入李泽言X白起的怪圈无法自拔qwq!但是这个圈子现在大概是冷到北极圈了没有粮食吃所以我还是自己产粮圈地自萌吧qwq








/只玩到第五章还有大把剧情不懂所以emmm


/没有女主,没有时间线


/众多隐藏私设


/喜闻乐见救助梗(这是一个我萌上的cp必须第一个写的梗嘿嘿嘿)


 




 


Character Pairs


李泽言X白起


原著


《恋与制作人》


 


 


《悬空》


       /Niyo.


 


 


 


李泽言摁下大门的密码锁,客厅顶上堪称奢侈的水晶灯就随之亮了起来,他随手关上门,脱掉已经开始有些咯脚的皮鞋,把西装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然后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08年的拉菲。


 


这本是无聊透顶又平淡无奇的一天,一个接一个的工作会议,一项接一项没有亮点的考量合作,还有一群又一群总是带着假笑来讨好他的人们。他本以为这日复一日的一天会在他喝完这瓶红酒之后一如既往地平淡地结束,直到他顿住脚步,看见了倒在他位于27层顶层的阳台上的白起。


 


那张脸太好分辨了,干净的棱角和分明的五官,这几年来都是这副令他火大的模样。只是这一次他看不见那人总是带着戏谑和不屑的眸子,那人的双眼紧闭着,连带着整个面孔都失去了以往的严肃,而多了几分柔和。


 


李泽言放下红酒杯拉开隔绝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门是锁着的,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玻璃门上多出的几道血印,再低下头看去的时候,白起身下的一大摊血红色几乎刺伤了他的眼。


 


他皱了皱眉,急忙蹲下身扳正了白起微微蜷缩着的身体,白起身上穿着正儿八经的警服,在他的印象里他从没见过把工作服正式穿在身上的白起,而他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就看见了敞开的警服外套下染血的白衬衫,和对方腹部上正泊泊流血的可怖的伤口。


 


那个瞬间李泽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时间给暂停了,空气一瞬间变得很安静,风刮过耳畔的声音都消失殆尽,但是当他注意到在这个静止的空间里唯一还在动的东西就是从白起伤口里流出来的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件多么愚蠢的事。


 


李泽言咂了咂嘴,白起的脸色已经显得有些苍白了,他便停下了对时间的控制,尽量小心地挽住白起的肩膀把白起从地上搀扶起来。下一秒突然传来“啪”的一声,李泽言低下头,发现是白起的配枪掉在了地上,从腹部流出来的血已经润湿了李泽言的衬衫,他便也顾不上那把配枪,加快了扶着白起朝客房走去的步伐。


 


配枪落在地上的声音似是惊醒了方才意识不清的白起,还没走出两步李泽言就感到自己搀扶的人有了些许动静,也能不把身体的全部重量压在自己身上了,他刚想看看白起的状态,却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推开,手臂顺势被拽住,这架势像是要给自己来个过肩摔。李泽言暗自挑了挑眉,好歹他也是学过一些技巧的,在白起能够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先后撤一步假意踢向白起用来借力的那只脚,瞬间的脱力让白起后退了一步,李泽言不紧不慢地向前方看去,恰好对上白起看过来的视线,和对方虽然皱着眉头却掩盖不住的惊讶表情。


 


“……李泽言?”沉默了半晌后,白起先开了口。


 


李泽言假笑一声,看着白起捂着自己腹部伤口的动作和摇摇欲坠的身体,努力使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嘲讽:“是我,没想到吗?我还以为你终于落魄到来找我求救了,毕竟我现在的住所没有几个人知道。”


 


他的暗示性很强,因为这是事实,他现在的住所除了他信得过的几个人,也就只有白起这个能感知到他的地点又总在时刻提防他的白起知道了。


 


白起看起来像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他面对李泽言的时候总是带着的肃穆,即使这只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


 


“我……”白起十分地少见了语塞了一秒,“我的确是来找你的。”李泽言对这个回答并不惊讶,他好整以暇地抱起双臂等待着白起的说法,白起也在思绪清晰起来之后不情愿地解释起来:“有Evolver盯上我了,现场有普通人,我一时大意中招了。”他又顿了顿,“能飞到你这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李泽言毫不掩饰地冷笑了一声,然后他向前走了两步,恰好接住白起已经支撑不住开始栽倒的身体。被扶住的白起抬起头瞪了李泽言一眼,李泽言嘲弄地看回去,完全不考虑力道直接把白起扔在了沙发上。


 


没有在意白起是什么反应,李泽言先是走回了阳台拾起了白起的配枪,他熟练地抽出弹匣,发现里面子弹是满的,这让他略微有些惊讶。接着他走回客厅,白起正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警服外套敞开着,腹部的伤口依然在流血,整个人看起来气息都微弱许多。于是他把枪扔在了茶几上开口:“你需要些什么。”


 


白起睁开眼睛,偏过头看向李泽言。


 


李泽言叹了口气:“你不可能只是因为离得近就来找我的,说吧,你需要什么。”


 


白起又把头转回去了,这一次却是把手背搭在了眼睛上:“普通的纱布绷带和医用酒精就好,我知道你家里总会备着些医疗用品的,如果有缝合工具的话那更是万分感谢。”


 


“缝合工具倒是没有,不过算你走运,我这还有抗生素和麻醉剂。”


 


“麻醉剂就不用了。”


 


李泽言没再接话,而是转身走向了书房,就像白起所说,他家里总是会备着些医疗用品的,这是从高中时起就留下的习惯,他也很清楚白起为什么会选择来他这里,因为白起知道这一切,白起知道最快的救治手段会在哪里。


 


李泽言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白起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他把自己染血的警服外套脱了下来扔在了地上,也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露出了那狰狞的伤口的全貌。


 


那看起来是一道刀具的贯穿伤,伤口很宽也很深,就如同白起所说,缝合是当务之急。李泽言低头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东西,他把能用上的一切都拿来了,但是他的家里的确是没有缝合用的工具。他皱起眉头,突然想不起来离自己家最近的药店在哪里了。


 


白起突然开了口:“喂,发什么愣,我都要失血过多而亡了。”


 


李泽言回过神来,看了看白起愈发不自然的脸色,什么也没说就把装着所有工具的托盘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在白起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白起直起身子,略微怪异地瞥了李泽言一眼,就拿起针管吸入抗生素,然后用皮管勒住自己的手臂,手法熟稔地将针头刺入自己的血管注射抗生素。接着他粗暴地扯开自己的衬衣下摆,用清水将一块纱布润湿,开始擦拭伤口边缘已经凝固的血块,清理地差不多了之后,他又把医用酒精倒在另一块纱布上,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覆盖上了伤口上的撕裂的皮肉。


 


那阵压抑着的吸气声很小,但是李泽言还是听见了,他看向白起的脸,虽然那副表情依旧显得很淡然,但是那堪称惨白的脸色和额角留下的密密麻麻的汗珠已经出卖了对方的状态。李泽言一时没有说话,白起一直在很专心地为自己上药和强忍着疼痛,他就看着那逐渐失去血色的嘴唇而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就在白起终于放下那沾着酒精的纱布开始为自己伤口上覆盖的纱布缠绕绷带的时候,李泽言开了口:“你看起来经常干这事。”


 


“你是指给自己上药这事吗。”白起不甚在意地回应道,声音有些微弱,“我当然熟悉了,高中的时候打过的架受过的伤还少么,哪次不得自己解决。”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白起的语气竟添上了难得的嘲讽。


 


李泽言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半晌才憋出一句:“你也知道,为什么别人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了那些传言。”


 


白起恰好绕完最后一圈绷带,他把剩下的纱布直接扔回了盘子里,然后发出一声冷笑:“我当然知道。”


 


李泽言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他盯着那团被白起丢下的纱布几秒,兀地放松了自己一直握紧的拳:“为什么不用枪。”白起闻言抬头看他,他便毫不动摇地和那双清澈的眸子对视上,“就算是有普通人,子弹也总比冷兵器快吧。”


 


白起忽地皱起眉,李泽言看着对方这幅模样发出一声轻笑:“你只是卷入了莫名其妙的民事纠纷了吧,所以才不愿意用枪的。你以为如果不是跟Evolver有关我就会见死不救吗,对我真的就这么没有自信?”


 


“……”白起咬了咬下唇,“你对我的见死不救,我还需要给你列举出来吗。”这话说得相当咬牙切齿,却竟是莫名让李泽言露出了微笑,那笑容虽然是意义不明,但是能看得出他心情不错。


 


于是李泽言站起身,从柜台上拿起自己刚刚放着的红酒,饶有兴趣地向着白起晃了晃:“要来一杯么。”白起表情怪异地摇了摇头,李泽言意识到白起还有伤在身不能饮酒后,又是笑了一声,然后仰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今晚也不再有独自饮酒的兴致了,李泽言拿起放着各种医用品的托盘和喝空的红酒杯,转身就往厨房走去。再次走出来的时候,他的手上多了一杯水,而白起居然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穿好了自己的警服外套,正在把配枪往自己的枪鞘里装的时候一抬眼,就对上了李泽言看不出是什么情绪的表情。


 


“你要去哪。”李泽言冷声发问道。


 


“回家。”白起答得迅速,也丝毫没有寄人篱下之感,“明天还有工作。”


 


“你这样还能工作?”


 


“特警队最近在跟进一个大案子,不能请假,而且我家里还有缝合工具,这是小伤,回家处理好明天就没什么大碍了。”


 


李泽言不动声色地看着白起和“健康”二字完全沾不上边的脸色,想起了刚见到白起时对方毫无意识的模样,白起的体质有多好他是知道的,而这也同时让他知道白起现在的状态有多不好。但是李泽言没有流露出要阻止对方离开的意图,他只是随手递上了自己刚倒好的水,白起接过后他才淡淡开口:“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白起看起来是渴坏了,他两三口就喝完了那杯水,恰好听完李泽言的问题,眼睛亮了亮回应道:“哟,今天怎么这么友好,打算送佛送到西了?”


 


李泽言发出一个单薄的鼻音,然后拿起了自己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我猜你现在也飞不回去。”白起示好地笑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迈着有些踉跄的步伐跟上了李泽言。


 


乘在电梯里的时候,白起只能把重心靠在墙壁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重心失重的缘故,他总感觉自己的脚步有些虚浮,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他偏过头去看李泽言,李泽言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而是环抱着双手,目光漫不经心地看着一层一层减小的楼层数字。白起狠狠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混沌的感觉从脑子里甩出去,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快步走了出去。


 


李泽言的车停在地下,地下车库昏暗的环境让白起更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他走了没两步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抬起头,白炽灯的光线恰好全数进入他的眼中,瞬间的刺激让他闭上了眼睛,不稳的身体有了倾倒的迹象,却是在这个时候有一只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帮他稳住了身形,白起勉强睁开眼,那只手不出所料是属于李泽言的。


 


在有些模糊的视线中,白起觉得自己隐约能看到李泽言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白起深深地蹙起眉:“李泽言,你……”


 


“你是个刑警,这点警觉心都没有的话,能怪谁呢。”李泽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白起的话,他们恰好走到了车边,李泽言一边稳住白起的身子,一边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把几乎没有自主行动能力的白起尽量小心地扶进副驾驶座里。


 


在被安置在副驾驶上坐好后,白起最后挣扎着反握住李泽言的手腕:“那杯水……”


 


“一点安眠药而已,不用担心。”


 


“该死……”白起深深地皱起眉头,“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你。”


 


这已经是白起所能支撑到的极限了,李泽言看着那双写满了阴翳的眸子逐渐闭上,那蹙起的眉头也渐渐缓和下来,他才把自己的手从白起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弯下腰为白起扣上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上的特警看起来睡得很安稳,李泽言坐上驾驶座,扣好安全带,一转头就能看见白起在睡梦中也难掩疲惫的面容。


 


车上还有从白起伤口里飘散出来的淡淡的血腥味,李泽言静静地看着那副面孔半晌,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会为你而担心,我看我也是没救了啊。”


 


手刹被放下,车子以一个平稳的速度缓缓地朝着某个方向驶去,在这个深夜里,没有不安分的躁动,也没有不平静的迹象,有的只是两个人在同一片空气中,相互纠缠而又被微风打乱的呼吸罢了。


 


 


 




白起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出现的场景莫名地熟悉,当他渐渐回过神来之后,才终于意识到这里是自己的房间,是自己那个月租3000块几十平米的小房间。


 


从床上龇牙咧嘴地坐起来之后,白起发现自己带血的衬衫都已经被换掉了,现在正穿着一件运动背心,他掀开衣服下摆,腹部的伤口已经被很专业地包扎过了,隔着纱布摸了摸,除了那刺激的疼痛,还依稀能感觉到伤口被缝合过的针线弧度。


 


这个情况让白起很是费解,但是在他脑子里产生任何合理想法之前,凭空响起的声音就已经替他作了回答:“醒了?”白起寻声猛地抬起头,就看见李泽言靠在他房间的门框上,手指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眼神漫不经心地看着他。


 


“你!”白起突然语塞,这冲击的场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间竟不知道他该从什么话开始接起,“你怎么在这?还有,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李泽言闻言下移了视线落在烟头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表情稍稍有些动摇,随即转过身消失在房门口,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上的烟头已经不见了。白起仍旧坐在床上警惕地看着他,明明对方才是这家的主人,这副模样不禁让李泽言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他抬手揉了揉额角的碎发开口:“这几年公司压力太大,不自觉地就抽起烟了。”说着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在床边书桌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白起下意识后退的动作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干嘛这幅表情,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你连一句道谢都没有,就指望我这样走了吗。”


 


白起显然是不买账,表情看起来还有些咬牙切齿:“我真是没想到你也能做出往水里下药这种事,还指望我跟你道谢?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我的缺席那个任务会有什么差错啊。”


 


李泽言偏了偏头,白起突然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是觉得自己在李泽言那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到了些许无奈。“你到底有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而李泽言在下一秒就抛出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表情恢复了冷静,语气也没有丝毫起伏。


 


白起沉下眼,转过头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李泽言却是兀地叹了一口气:“就当我是吃错药接济了一只流浪猫吧。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这么说着的时候,李泽言站起身朝着房门走去,一边走一边抬起手随意地在空气里挥了挥,白起还没能对那句“流浪猫”做出反应,就在下一瞬间感到整个空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刚醒来的时候意识还不是很清醒所以没能察觉到,此时此刻他敏锐的洞察力立刻就注意到了不对劲。他立马翻身下床,拿起了书桌上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赫然是凌晨三点半,离他需要去警局报到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这是个匪夷所思的情况,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当他撑着最后一丝意识落在李泽言家阳台的时候就已经快十二点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不可能才过了三个多小时,而这个情况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


 


“李泽言!”白起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门,恰好看到对方准备帮他关上客厅灯然后离开的背影。


 


听到白起的声音,还穿着和前一天晚上无异的西装的男人没有转过身子,就只是停下脚步,保持着手放在开关上的姿势站在那,另一只插在裤子口袋里,侧脸颊若隐若现。白起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一整晚都在这里吗。”


 


李泽言这才是转过身子,脸上有些许若有若无的嘲弄的笑意:“你说呢。”


 


白起脸色有些黑:“我这伤也……”


 


“我的私人医生处理的。”


 


“……”白起咬住了下唇,他靠在墙上,余光能看到窗外漆黑的夜色。他不知道李泽言为了他究竟停止了多少的时间,但是他知道他们的能力使用都是会消耗精力和体力的,此时的他甚至没有勇气去看李泽言的神色是不是充满着疲惫的,只能有些不安地用手指摩挲腹部包扎地整整齐齐的纱布。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时间都有被再次暂停的错觉,白起才低声开了口:“谢谢。”


 


这声道谢没有给氛围带来任何实质上的变化,李泽言依旧是那副傲慢的姿态,没有为此产生任何动摇。他只是收敛了些许脸上的嘲弄,添上了有些难得一见的温和:“你的道谢还是一如既往地听起来没有任何诚意。”


 


这话听得很会令人火大,也许白起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在李泽言转身穿鞋的时候又低低说了一声:“真的,谢谢。”


 


李泽言开门的身形不易察觉地微微一怔,但是下一秒他就恢复了正常,也没有回头,就只是用不掩藏笑意的声音回答到:“不客气,反正,我也不会再救你第二次了。”


 


门被关上了,空气的流动变得静谧而安稳起来,没有风的躁动,也没有时间的不安分,让白起莫名突然觉得格外清冷。


 


他走回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新的警服衬衫披在身上,然后走到窗台边拉开了窗户。夜风争先恐后地窜了进来,在这深秋季节里徒添寒意,白起却不甚在意地任由夜风吹乱他的头发,他微微闭上眼睛,感到全身都和这清风融在了一起。


 


然后他感受到了李泽言的存在,那人开着车驶向前方,车窗是摇下的,在这被风连接起来的距离之中,他觉得自己甚至能感觉到那人鬓角的温度。


 


白起突然想,其实那个人笑起来吧,还是挺温暖的。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感觉言白这一对有好多梗可以写哇!以后有机会的话就再码码字吧w




有玩到后面的人欢迎给我剧透!想发掘一些言白的萌点嘿嘿嘿(不)







评论
热度 ( 975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