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 言白相关 | 最近警察局门口总是停着一辆豪车。

Niyo.:

『这篇写的是真的莫名的爽,大概就是喜欢看被压?2333』








/有私设


/无女主,无时间线


/无前因后果,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哼x


/不知道韩野是谁所以没敢往上写x




 


 


Character Pairs


李泽言X白起


原著


《恋与制作人》


 


 


《最近警察局门口总是停着一辆豪车》


                                                   文/Niyo.


 


 


 


最近警察局门口总是停着一辆豪车。


 


白起隔壁座位的女警官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然后不到半天,整个重案组和特警队都注意到了那辆停在警察局门口的,车身颜色黑得如同镜子在闪闪发亮的劳斯莱斯。八卦开始迅速传开,据说那辆车从三天前就每天准时停在那了,从下午的五点开始直到晚上七点,但是又据门卫保安张大叔所说,他没有见到车主从车上下来过,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从警察局走出去的人上车过。


 


白起拿着最新的档案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全办公室的女警官拿着手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全办公室的男警官站在窗户旁指指点点的闲散画面。


 


他皱起眉,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立马唤回了整个办公室的注意力,窗户边的男警官立马散开,露出了空荡荡的窗户和外面的景致,从白起的视角看过去,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恰好分毫不差地落入了他的视线。白起的眼神难以察觉地动摇了一下,却是转瞬即逝,立马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今天想全部留下来加班?”


 


“没有!”随着整个办公室异口同声的回答,所有人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把头埋得低低的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


 


白起又瞥了一眼窗外,眉间不知怎的就多出了一丝无奈,他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白起拿起手机,来件人一栏上赫然是李泽言的名字,而短信内容也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出来。


 


他翻了个白眼,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动静有些大,惹得隔壁桌的女警官探了个头过来:“白组长,您今天还要加班吗。”


 


白起淡淡翻开手上的档案,头也没抬一下:“嗯,你们下了班就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瞧您说的,我们可是刑警啊,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事。”女警官失笑两声,“倒是白组长您啊,明明是特警队的,怎么开始管重案组的事了,弄得现在每天七点半才能下班,天都黑了,回家多不方便。”


 


白起翻着档案的手顿了一下,但他不留痕迹地掩饰过去:“都是同事,重案组那边请我帮忙,也是应该的。”


 


女警官点了点头,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物品:“反正白组长这么厉害,也不需要我们担心。”


 


白起笑了笑,没再接话。


 


时钟渐渐走向五点半,办公室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地下班离开,女警官在走之前不忘帮白起泡了一杯咖啡,而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不是短信了,通讯页面上明晃晃地标着“李泽言”三个字,让他觉得有些头痛。他不想接这通电话,却也不想就这么无情地挂断,长久的震动持续不断,惹得走出办公室的警官都忍不住回头来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他才终是不得已摁下了接通键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


 


“出来。”


 


电话接通的那一秒,李泽言清冷又带着命令口吻的声音就通过听筒传了出来,白起回顾了一圈办公室,确认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之后,才有些不悦地开口回应:“你回去吧,我要加班。”然后不等李泽言还要说什么,他直接挂断了电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样好歹也不算绝情吧,他想。


 


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之后,白起又重新拿起手上的档案阅读起来,只是这一次卷宗上密密麻麻的信息,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白起觉得头大。


 


办公室在议论的东西他当然知道,他不仅知道,还了解其他人完全不了解的东西,比如说那辆车里坐着的主人,比如说那辆车究竟停在那里等待着谁。


 


他想避开李泽言这个人已经好一段时间了,最开始的时候对方看起来也没有搭理他的打算,他以为自己算是安全了,不料突然有一天起李泽言就开始短信电话轰炸他要求见面,他不出所料地拒绝,那个仿佛闲得没事干的总裁就开始每天来他上班的地方堵他。当然对方也不完全是闲得慌,白起了解到李泽言每天晚上七点半都有工作会议要开,所以他才主动去重案组要了点闲事,能让自己有正当理由七点半以后才离开警局。


 


只是他不能否认的是,每天七点钟看见李泽言的车从警局门口开走的时候,他会有那么一瞬间感到失望。


 


就比如说现在,时针已经指向了七点整,整个办公室里只有他的座位上的灯是亮着的,在这黑暗的环境里仍旧显得十分黯淡。街道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霓虹灯在城市上空闪烁着,映到他办公室的窗户上,点缀上丝丝彩光。白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边,恰好看见李泽言的车从发动,到缓缓驶远的画面。他扯了扯嘴角,重新回到座位上,完成自己这多事讨要过来的任务的最后一点收尾工作。


 


今天离开的时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晚,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小时,白起关掉自己的电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保安的张大叔看到白起出来,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又突然换上一副警惕兮兮的表情,对他说那辆劳斯莱斯每天都要在门口停上那么两个小时,是不是太可疑了需不需要调查,白起无奈地笑笑,只能表示自己一定会留意这件事。


 


走出警察局大门的时候,白起下意识地往门口的停车位看去,那里现在空空如也,只有地面白色分界线上的灰尘凌乱不堪,证明着这里方才有车辆停留的事实。白起收回心思,转身抬脚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他才刚刚迈出一步,夜风便像是有预兆似的开始不安分起来,狂躁的风突然迎面肆虐而来,他就在被夜风包围的那一刻感知到了些什么,而那让他瞬间睁大了眼睛。


 


白起立刻转身,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明晃晃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把右手伸到腰侧,刚刚摸到手铐冰冷的金属边缘,手腕上就突然传来了过大的力道把他向后扯去,在暗暗咒骂自己居然如此大意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终是栽了,随着视线一阵天旋地转,他感到自己整个身体被制在了墙上动弹不得,手腕上也传来了熟悉的金属感。白起回过神来,就对上了李泽言紧盯着他的堪称阴冷的双眸。


 


然后李泽言冷笑出声:“还跑么。”


 


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有利的局面,他本来想用来先发制人的手铐现在铐在了自己的右手和对方的左手上,钥匙虽然在自己的身上,但是白起知道自己几乎是没有机会使用它的,这也意味着他无法逃离眼前的这个人的牵制。但是他不想就此屈服,于是白起尝试着动了动手臂,试图引来一阵风好扰乱这个局面,李泽言却突然紧紧握住他的右手腕往墙上一摁,另一只手也加重了压制他的肩膀的力道,他吃痛地闷哼一声,只能妥协地放松身体,尽量自然地和李泽言对视上。


 


“你先放开我。”白起开口。


 


“你躲了我这么久,现在想让我放了你,你觉得可能吗,白起。”那一声白起叫得相当玩味,李泽言讽刺地挑起嘴角,竟是微微屈下身体,把白起进一步逼在墙上。他的身高本就比白起高上些许,在对方曲着膝低着头的情况下,更让他有一种主宰的满足感。


 


这突然靠近的距离让白起觉得不自在,对方说话时的温热气息全数喷在他的脸上,他也能清晰地感到李泽言身上惯有的那股男士香水的味道。


 


空气是窒息般的安静,穿着警服的他被一身正装的李泽言压制在警局门口保安室的墙壁上,这样的画面尤为违和,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也没有一个人前来阻止。白起当然知道这是李泽言的能力干的好事,所以他也知道在这只有他们二人能够活动的空间里,他谁也依靠不了。


 


他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直视李泽言的眼睛:“你今晚会也不开,就为了来这里堵我吗。”


 


李泽言闻言眉头皱得更深:“哦?看来你果然是知道我的行程,才故意给自己加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工作啊。”白起挑了挑眉,没有接话,李泽言便又说了下去,“那今晚真是不走运,会议被临时取消了。”


 


白起叹了口气:“真是任性。”


 


李泽言看起来并不在乎,他的目光增添上了几分审视,犀利地看向了白起:“事到如今你也该给我个解释了,为什么要故意躲着我。”他又逼近了白起几分,嘴角莫名其妙有了一丝笑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那天主动吻了我的人是你。”


 


白起的身体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变得僵硬,但他那向来坚定的目光却突然飘忽起来,像是陷入了一段不忍回首的记忆之中。


 


是了,他这么多天来想要回避李泽言的原因就是这个了。


 


整个记忆其实已经很模糊了,但是白起还是隐约记得在那场酒会上,他被人敬了很多杯酒,虽然他以自己要应对突发状况不能饮酒为由推拒掉了不少人,他还是不可避免地喝到了极限。他脚步虚浮想要离开会场之时,最后一个出现在他清晰的画面中的人是李泽言,穿得人模人样却总是唯独对他皱着眉头的李泽言。


 


心底所有的感情在那个瞬间借助酒精终于无可遏制地爆发了出来,他在李泽言试图把他扶上车的时候一把拽过了对方,不由分说地就用自己的嘴就堵住了对方的嘴。回想起来的时候白起觉得有些可笑,明明其他的一切印象都是那么模糊,他却偏偏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分,面对那个疯狂的举动,李泽言不仅没有推开他拒绝他,反而反身把他压在了车门上,摇身一变成为了那次接吻的主导者,对方的技术实在是太好,再加上他因为酒精作祟头疼难忍,最后是如何失去知觉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李泽言的公寓里,衣服都被换过了,李泽言不在,床头留下了一张“早饭在餐桌上”的字条。明明是一个贴心的举动,他却突然觉得浑身都冰冷僵硬了起来,于是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这样离开了,那之后也再也没有勇气联系李泽言,直到对方亲自找上了门来。


 


此时此刻,在这个距离之下,李泽言强势的气场完完全全地包裹着自己,夹杂着隐秘情感的记忆在脑海中回映,白起只觉得内心一阵躁动,似是有些什么要喷薄而出,他却退缩在原地不敢前进。


 


最后他还是放弃般地闭上了眼睛:“我那天喝醉了。”


 


听起来是一个逃避般的回应,却是让李泽言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这么胆小的人,白起。”白起突然睁开眼睛,李泽言眼神深邃却又格外富有神采地看着他,“我以为我给出的回答已经很明显了。”


 


语落之后,李泽言开始慢慢低下头,他们的发梢纠缠在了一起,让白起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一时间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感受着李泽言的鼻翼擦过他的额角,然后那双好看的眼睛出现在近在咫尺的距离,最后更加温热的东西触碰到了一起。


 


这个夜晚很寒冷,但是在被李泽言所静止的这个空间中,风不曾流动,寒意也不曾侵袭,李泽言把他制在墙上,明明动作是如此霸道,那个突如其来的吻却是格外温柔。白起一时间有些无法思考,只能不甘心地被李泽言牵制着,脸颊开始发热了,胸膛里的情愫也蠢蠢欲动起来,似是终于要呼之欲出。


 


然后——


 


咔——


 


李泽言挑了挑眉,站直身子看向在他们接吻的过程中解开了手铐钥匙然后果断地挣脱他的禁锢退到一旁去的白起。他把双手插进西装裤子的口袋里,面前的白起脸上和脖颈都还带着些许红晕,刘海散乱,制服的领子也被蹂躏出了褶皱,即使对方现在正站在远处一脸正气又防备地看着他,也不能破坏他在看到对方这副模样后的好心情。


 


“白起。”李泽言淡淡唤出对方的名字,“对自己诚实一点。”


 


白起没有回答他,而是紧紧咬住了下唇,然后一阵狂风袭来,李泽言虽然想控制住自己不要闭上眼睛,却还是禁不住风沙的肆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起已经不见了,只有路灯投下的光影还照亮在白起方才所处的位置上。


 


李泽言轻笑了一声,解开了对时间的控制,转身离开的时候,他还依稀能够听见旁边保安室里的男人嘴里依旧在对那辆劳斯莱斯念念有词。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李泽言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整好,缓缓拿出了手机,而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内容的时候,他的嘴角终是忍不住扬起了更大的弧度。


 


那是一条来自白起的短信——


 


——明天下午我五点半下班


 


 


 


刚刚上交完检查报告的白起走回办公室的时候,各种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的交谈声就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他随口咳嗽了一声,办公室内就又立刻恢复了秩序,窗户边围着的人也都识趣地散开。


 


白起抬头瞥了一眼时钟,正是五点二十分钟,他却是把电脑关机文件一扔,一副准备提前下班的样子。


 


“白组长,今天不加班了?”隔壁的女警官又叫住了他,白起点了点头以示回应,然后惹来女警官狡黠地一笑,“那正好哇,白警官,您看您提前下班,不如去问问看那辆劳斯莱斯是怎么回事?这种车老停在我们警局门口,风气也不太好是不。”


 


白起闻言,忽地翘了翘嘴角:“放心,这是这辆车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了。”说完,白起就潇洒地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女警官还愣在居然看见白起组长笑了的事实中无法反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办公室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女警官终于回过神来,在同事的推推嚷嚷之下挤到窗户边,然后,她明亮的大眼睛隔着被擦得一尘不染的窗户看见——


 


提前下班的白起组长,坐上了那一辆神秘停留四天的劳斯莱斯,然后扬长而去。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最近要期末考啦所以一段时间不会写了qwq估计我怼生日那天会码一下生贺,其他时间就很难说了qwq




期末考试19号结束,所以再次和大家愉快地玩耍估计要到19号之后了嘤嘤qwq但是整个寒假我都会坚守在言白阵线上不动摇的!寒假会疯狂产粮的(毕竟现在脑洞已经爆炸x就是没时间写x不开森x)




另外还是那句欢迎玩到后面的给我剧透哇233给点灵感啥的2333毕竟我现在进度实在太慢x也没有钱(不)x







评论
热度 ( 3346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