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 言白相关 | Rainy Grey。

Niyo.:



/白起<激战>篇章电话梗








这个梗是我在一个小天使给我的回复里看到的(在此特地感谢小天使ww你知道我说的就是你!),说是白起有一个剧情电话是受伤后和女主打电话,我去看了看发现妈耶我杰声音真的太苏了!不能忍!果断决定动笔!




如果有人不知道这个情节我建议在看文之前先去b站看一看原剧情,直接搜白起激战就行,或者可以直接走我的链接




b站-白起激战: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559089/?from=search&seid=15521703347738490152








声明:关于文章,只是化用这个梗,把制作人小姐换成了我怼,部分对话内容保留,绝大部分剧情走向原创。已标明原梗出处,自认为不算抄袭,如有争议请提出,待侵删。








/有私设


/没有女主,没有时间线


/双向暗恋




 


 


Character Pairs


李泽言X白起


原著


《恋与制作人》


 


 


《Rainy Grey


                  文/Niyo.


 


 


 


李泽言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时候接到白起的电话。


 


桌面上正摆放着明天一大早一笔价值五亿资金的合作项目的会谈书,座机那头临时电话会议的报告进程也不过刚进行到一半,魏谦半分钟前才被自己派出去取一份他马上就要看的文件,最关键的是他的电脑显示屏右下角所显示出来的时间——23:47。


 


在这个时候,白起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


 


李泽言放下文件,盯着手机屏幕突然有些出神。他莫名开始回忆上一次白起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时候,但是脑海里思索了半天他却发现答案似乎是从来没有过,在各自分开之后他们之间本就少的可怜的交集基本都是围绕着Evolver展开的,偶尔会见面,却也常常以不欢而散为结局,至于通讯方面的联系,他只是在自己的电话列表里存下了这个号码,自此以后这个名字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此时此刻,当这个名字伴随着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发现他所想的居然只有一件事:白起原来也有他的电话号码。


 


念头一转李泽言又突然想到,他有多久没见到那个自大又爱逞强的刑警了呢。


 


这个念头有些可笑,自嘲地摇了摇头后他回过神来,然后注意到接通时限已经马上要到一分钟了,他拿起手机,注视着那个名字几秒,然后悄悄关掉了电话会议的声音,摁下了接听键,把手机靠在了耳边。


 


电话会议被关掉的一瞬间房间里变得格外安静,李泽言以为电话那一头会取代原本的声音,但是在他接通电话后的十秒内都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让他压抑着的呼吸声成为了整个办公室内唯一的声音。他有些疑惑地把电话移到眼前,屏幕上显示的仍旧是接通状态,但是却没有声音传来。


 


啊,不对,不能叫做没有声音。


 


李泽言把手机凑近到耳边,发现依稀能听到些许嘈杂的背景音,淅淅沥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再仔细听一下,还能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着微弱的呼吸声。李泽言突然觉得心里一怔,不由自主地就主动开了口:“……白起?”


 


这一声名字叫出去之后,电话那头突然有了明显的动静,李泽言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但是在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他终于听见了属于电话那头主人的声音:“……李泽言……”


 


那是一道沙哑地几乎听不出原本音色的声线,如果不是那声音中带着特有的清冷,他几乎不能确定电话那头的人是白起。


 


李泽言几乎是下意识就握紧了手机:“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好像是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没想到你还醒着啊。”


 


此时的声音听起来比方才唤出他名字时清晰了许多,让他觉得刚刚所听到的似乎只是错觉,白起的声音透过电话听起来格外低沉,但是却意外地好听,他一直以来有些怀念的就是这个声音。于是他在椅子上放松了身体,仰头看向天花板上的灯光开口:“你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就是来确认我睡没睡吗。”


 


“没……你现在在干什么。”


 


李泽言瞟了一眼指示灯还在闪烁着的座机,知道电话会议还在继续着,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了。他收回视线,食指随性地开始敲击起手机的背屏:“刚刚开完会,准备回家了。”


 


“这么晚了还有工作吗?”


 


李泽言闻言挑了挑眉:“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事了。”


 


电话那头顿了顿,才又缓缓响起声音:“没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总是会停顿的原因,李泽言总觉得对方跟他说话时的状态有些古怪,那电话背景里一直持续着的杂音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句“没什么”一说出口,李泽言就觉得不太寻常:“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对劲。”


 


白起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跟别人展露真心的人,李泽言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他又听见白起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下,然后音色添上了几分刻意的轻巧:“我也是刚刚执行完任务,有些累了罢了。”


 


他下意识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又放回耳边:“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白起又沉默了,在这份沉默之下,那嘈杂的背景音又开始占领李泽言全部的听觉世界。那阵淅淅沥沥的声音,他总觉得十分耳熟,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对方沉默的耐心实在是太好,就在他几乎忍不住要以挂电话来威胁白起回答他的时候,白起突然就开了口:“一个人呆着有些无聊,我想找个人说说话。”李泽言所有的情绪突然沉淀下来,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机,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格外柔和:“所以你选择了我吗。”他感到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拿着手机点了点头:“抱歉,如果这么晚打扰到你了,你随时都可以挂电……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突然在电话那头响起,李泽言一愣,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应该是白起把电话远离了自己身边,但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住那阵咳嗽中夹杂着的喘息和抽噎的声音。李泽言几乎是立刻就坐直了身子:“白起?你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咳嗽声停了下来,李泽言听得出,那是被白起硬生生给抑制住的,然后就像是想要急切地证明什么似的,白起说话的声音马上就响了起来:“我没事,我很好。”


 


“你没事?”李泽言深深地皱起眉,对方的声音突然间就添上了一丝藏都藏不住的虚弱,他想起一开始接通电话的时候白起的声音,有一丝不安袭上心头,“白起,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我真的没事。”白起出乎意料地快速接过了他的话,“我就是,出任务受了点伤而已。”


 


“你受伤了?”李泽言想起了些什么,“那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呆着,你现在在医院吗。”


 


电话那头再一次沉默下来,那阵淅淅沥沥的背景音也继而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只是这一次这个声音显得不那么陌生了,当意识到这个声音可能是出自哪里的时候,李泽言几乎不能控制住睁大自己的眼睛。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脚步急切地走到窗边,然后用空闲的那只手拉开窗帘,又猛地打开了窗户。


 


“李泽言。”白起突然在电话那头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李泽言的注意力一时不在电话上,所以他也没能听出对方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带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他只是把手缓缓地伸出窗外,然后声音有些颤抖地对着电话开口:“白起……”窗外的萧瑟的寒风席卷着大雨,一瞬间就打湿了窗台,也打湿了他的左手和衣襟。


 


他突然知道那阵淅淅沥沥的背景声是什么了。


 


“你现在难道,一个人待在外面吗。”


 


白起在电话那头突然释然般地笑了一声:“啊,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李泽言立马关上窗户:“你在哪。”


 


白起却是完全答非所问:“我只是有点累了,突然很想睡一觉。”


 


“白起!”


 


魏谦拿着李泽言刚刚要求的文件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家老板举着电话用一副愤怒又暴躁的表情吼出这个名字的场景,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却是连一句问题都来不及问出口,就看着李泽言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大衣和放在柜台上的车钥匙后大步地离开办公室,然后身影彻底地消失在视线之中。


 


从办公室跑出去之后,李泽言连电梯都不敢坐,生怕信号一旦隔绝,白起就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从20层的高楼顺着楼梯一路飞奔下楼,一边跑一边不忘对着电话大喊:“白起!快告诉我你在哪,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过来!”


 


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回应,但是那依稀能够听见的呼吸声表明着白起仍在那一头听着他的电话,即使这并不能给李泽言带来多少安慰。


 


就在他飞奔至6楼的时候,白起突然低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李泽言……”那个语气听得有些有气无力,声音却是很干净清晰,甚至是带着那么一丝愉悦。但是除了这一声名字,白起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这让李泽言心头一紧,直接从第六节台阶上跳了下来:“白起!你他妈的不准睡过去!”


 


“你到底在哪?!”


 


在他的声音轰炸之下,白起似是不再有要晕过去的迹象,对方在电话里又咳嗽了两声,终于开始正常地回答他的问题,只不过这个回答依旧让李泽言感到火大:“你在想些什么,我执行的任务都是机密,怎么能告诉你。”


 


这个时候李泽言刚刚到达停车场,快速的奔跑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了,天气很冷,温热的汗水却是从他的额角不断地冒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出来:“你不能告诉我,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在快死了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啊!”


 


他很生气,无比地生气,但是可笑的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为了什么而生气。


 


“喂喂,你别这样咒我行吗。”白起似是完全不在意李泽言的怒气,反而在电话那头失笑出声,“谁说我要死了,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罢了。”


 


李泽言拉开车门的手一顿,但他还是立马回过神来,用最快的速度接上了蓝牙,然后驾驶着车子飞奔出了停车场。驶入街道的一瞬间前窗玻璃就被大雨模糊了,这也让他更加明了这场雨的势头究竟有多大。


 


“你想听我的声音吗,好,那我就陪你说说话。”李泽言在这个时候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一边调整着蓝牙的音量,一边从副驾驶的夹层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快速地开机,再和自己的手机相连,“保持清醒,白起,你可是个警察,你必须坚持下去。”


 


白起压抑着声音轻咳一声:“你在担心我?”


 


李泽言眼神敏锐地扫过电脑画面,然后利落地摁下回车键:“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冷血么。”


 


“呵。”白起似乎有些愉悦,“李泽言,你知道吗……算了。”


 


白起听起来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那轻快的声音突然而然地就沉下来,这让李泽言很是不满地皱起眉头:“算什么算,还有什么话是事到如今不能说的。”


 


白起顿了顿,但还是紧接着开了口:“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时候,我第一个想要打电话的人,居然是你。”


 


李泽言安静地听着,车子开始在被大雨冲刷着的街道上飞驰起来。


 


“今天那枚子弹从我的耳边擦过的时候,我脑海中才突然焦虑地意识到,我还有话没有对你说。”


 


他还有话没有对自己说。


 


巧了。李泽言握紧了方向盘,手指的关节因为用力而开始泛白,眉眼却突然增添上了以往从未有过的柔和。因为他也在此时此刻突然意识到,他也有话没有对白起说。


 


“李泽言。”白起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而这一次,他终于听出了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在被白起念出来的时候,究竟带着怎样的感情。


 


李泽言在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我在。”


 


然后白起满足地笑了一声:“我喜欢你啊。”


 


李泽言还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还伴随着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耳机里开始变得寂静难耐,只有雨水淅淅沥沥落在听筒上的声音,和此刻他身边雨水拍打着车窗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告诉他究竟什么才是现实。


 


李泽言没再说话,而是咬紧了下唇,看了一眼表盘和路边的限速牌后,毅然踩下了更快速的油门。


 


几分钟之后,他的车子停在了海滨城区的公路上,他最后看了一眼电脑上显示着的和白起手机通讯信号传来的地点定位,抓起外套就跑进了雨幕中。


 


李泽言稍稍有些明白白起今天是来执行什么任务了,海滨城区这一块是恋语市最不安分的地区了,不少在这里聚集的地下党也都配备着一些家伙,都不是一些会乖乖束手就擒的人。他踏着水洼快速地在巷子里奔跑着,这里现在没有一个人,连路灯的光线都十分微弱,让整片巷子都显得甚是昏暗。李泽言现在顾不上咒骂这恶劣的环境,在这错综的巷道里,他稍稍有些迷失方向了,而他此时最耗不起的东西就是时间了。


 


他没有停下自己奔跑的脚步,身上的衬衣早已被雨水打湿,刘海也凌乱地贴在了脸颊上,李泽言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是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这片巷子有众多岔道,电脑定位已经到了极限,此时不能确定具体的位置更让他心烦意乱,突然间他在奔跑过程中转过头,一条岔路尽头微微闪动着的光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李泽言眼神一动,立刻拐进这条路向前跑去,愈靠近,他就愈能感受到前方存在着什么,心跳突然间加速了,一直冷静的思维也开始作乱起来,惹得他的手脚都一阵颤抖。然后他停下脚步,就在他前方几步之遥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部落在水洼中屏幕发亮的手机,和被那手机微弱的光线照亮的,倒在墙角的白起的身影。


 


焦急地近乎崩溃的神经突然间就平静了下来,李泽言三两步就上前扶起了白起毫无意识的身体,白起穿着他最常见的那套警服,此刻却已经破损地不成样子了,李泽言上下打量了一番,除了大腿上一道令人无法行动的伤口和肩膀上一道失血过多的伤口外,并无其他致命伤,鲜血染红了大块的布料,连身下的水潭也变了色,在这雨里呆得太久,白起的体温已是低得吓人,李泽言便马上用自己带来的大衣裹住白起的身体,然后在尽量不触碰到伤口的情况下把人整个打横抱了起来。


 


真轻。李泽言突然这么想到。


 


即使那人身上所有的衣物都浸透了雨水,李泽言还是觉得怀里抱着的这人真轻。


 


时间突然被凝固了,每一滴雨滴从空中落下来的轨迹都清晰地定格在了原处,李泽言步履平稳地向前方走去,他让白起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微微低下头遮挡住白起的脸,不让这个静止空间里残留的雨水能碰到这人的肌肤哪怕一丝一毫。耳边不再有雨水淅淅沥沥的声响,在这静谧的环境中,他能听见与他挨得很近的白起的胸膛里,鲜活而又炙热的心跳声。


 


李泽言轻笑一声,微微低下头在白起逐渐回温的嘴唇上轻啄一下。


 


快点醒来吧,白起。


 


他想。


 


我还有话没有对你说。


 


我还没有告诉你——


 


我也喜欢你。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又动手码字了QAQ感觉我的期末考试怕是要挂了QAQ




这段时间可能真的不能再写了qwq真的不能(请控制住我的洪荒之力x)




另外一直都忘了说!不要叫我太太啦叫我圈就好!嘿嘿真的很开心能认识大家啦~







评论
热度 ( 965 )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