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言白短篇】前男友 下

古河道:

加个后续,让大家一起谈恋爱,谈到世界充满爱。




  


  还有点烧。


  


  他看白起昏昏沉沉的毫无反应,干脆低下头,用额头碰了一下。


  


  他半撑着身体,犹豫了一会,掏出了手机。


  


  三分钟之后,李泽言从角落里找出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半扶起白起。


  


  白起半眯着眼,看到自己靠在李泽言怀里,还以为还没有从梦魇里出来。直到被粗暴的捏开嘴巴塞了药再灌了一口水,呛到清醒起来。


  


  “咳咳,”一双手有点笨拙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白起挥了挥手让他消停一会,态度倒是缓和了不少。


  


  大概生病的人和平常共用的不是一套情绪系统。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很惊讶自己居然能这么平静问出这句话。


  


  “上个月。”


  


  “那什么时候走?”


  


  “不走了。”


  


  白起似乎只是随口寒暄,得到了回答就没有追问下去。


  


  “那你呢?”


  


  他走那年,白起刚上大学,他还记得那天雪下得很厚,白起只穿着件卫衣在他楼下等了好几个小时,冻得鼻尖和眼睛都有点发红。他回来的时候雪把他压得整个人似乎都要埋在白茫茫的天地间。


  


  他那天特别急躁,直接把人抱进了浴缸里,进入的时候白起一直抖,似乎是冻坏了。


  


  “是不是我最后知道你要出国?”


  


  “我本来也打算告诉你了。”


  


  那天似乎是白起最后一次对他示软,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白起背对着他穿衣服,似乎是很不想看他似的,说了一声分手。


  


  再之后带着他传说中的“女朋友”去学校办手续,遇到白起时他瞬间白了的脸色,然后是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那之后才算是真的“分手”,白起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一起住过的房子钥匙被他寄回了李家。


  


  


  “我就这样,没什么变化。”似乎是病的很不舒服,白起有点蔫蔫的。


 


  “药我放在这里,晚上你再吃一颗,再没有退烧你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


   


  “就当我在重新追求你。” 


  


  掩饰的太平最终还是被这句话打破,白起伸手把李泽言勾过来反压在床上,眼里眉间带了点不可置信的愤怒。


  


  “你再说一遍。”


  


  “我重新追求你。”


  


  就算处于被压制的劣势状态,李泽言依旧不紧不慢的扶了一下他的腰,似乎担心他动作太大掉下去。


  


  “我真是低估了你的脸皮。”


  


  “之前那些事,我可以解释。。”


  


  “我知道,”白起打断他“我知道。”


  


  “几年前,我们分开的契因,那个你和”女朋友”亲吻的照片,我后来知道是假的。”


  


  “但那又怎么样,当时的白起在乎不代表现在的我也在乎,我又不喜欢你了。”


  


  李泽言的拳头捏紧了又放松。


  


  “你先好好休息。”


  


  “你等下。”白起把药拿起来塞回去。


  


  “我现在吃这种药没用了,等会我自己出去买。”


  


  “我出去买。”


  


  “不用了,还有你,或者你大哥,是不是要结婚了?”


  


  “你很在意?”李泽言的脸色总算好看点。


  


  “不,请帖给我一张吧。”白起看着李泽言突然黑沉到不敢置信的受伤脸色,心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


  


  “我当时红着眼睛让你结婚千万不要给我发请帖,就当我年轻不懂事吧。”


  


  他不知道李泽言是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站起来磕到椅子脚。揉着膝盖到门外的垃圾桶看了一下,果然找到了那瓶药。


  


  


  请帖在隔天送了过来,李总裁似乎是怕自己被白起气死,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只趁他不注意把他脑袋摁过来试了一下温度。


  


  “你那天可以穿的好看点。”


  


  “不需要。”


  


  “可以抢新郎。”


  


  他的心跳漏了半拍。


  


  新郎还是没抢成,因为李泽言是伴郎。白起情绪不明,但的确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李泽言远远的向他举杯,也回敬了一下。


  


  “我觉得你和李总的故事都能写小说了。”周琪洛趁着这几天在许墨那里听了完整版的故事,对这两个人的别扭惊叹不已。


  


  “你怎么?”


  


  周琪洛直接把许墨招出去了。


  


  “所以你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悉了,你之前不是说有点怕许教授的吗?”


  


  “因为我和他在一起了所以不怕他了。”


  


  白起呛了一口酒,咳得差点喘不过气。


  


  “你要保密。”


  


  最该保密的应该是你了。


  


  


  宴会一直开到午夜,白起喝了几轮酒,悄悄的躲了出去。他对李家不陌生,那时候经常偷溜进来,他甚至能徒手翻进李泽言三楼的卧室。


  


  看卧室暗着灯,李泽言今晚应该不住在这里,这会他有点手痒,看了一下大家都还在前厅,于是攀着窗台跳了上去。


  


  窗户一贯的没有内锁,他从外面推开,甚至还细心的关上了,一回头看到李泽言光着上身,抱着手臂看着他,似乎是在换衣服的时候被打扰了。


  


  现在跳下去还来得及吗。


  


  “不爱走正门这点倒是没变。”


  


  “我有点醉了,我先回去了。”


  


  “等等。”


  


  李泽言拉住了他的手。


  


  “一直想给你没找到机会。”他把一个礼盒塞进白起手里,白起看到这个熟悉的盒子,下意识的直接伸手打开。


  


  盒子里的戒指滚了出来,李泽言默不作声的半跪下去捡了起来。


  


  “对不起。”喉咙像是被哽住了声音特别低。


  


  “我这辈子,只给你套过戒指,你还给我了我也给不出去,你收着吧。”


  


  “我不会再强求你什么。”


  


  “我走了。”


  


  白起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李泽言把戒指塞回了礼盒,他盯着礼盒自嘲的笑了一下,打开窗户就要扔进去。


  


  跑回来的白起刚好看到这一幕,直接冲过去差点连人带窗一起掉下三楼。


  


  “你做什么。”


  


  “我后悔了,戒指给我。”


  


  白起伸手把礼盒抢回来。


  


  “我可以接受你的重新追求。”


  


  他很认命的盯着李泽言看了一眼,亲吻了一下戒指盒。


  


  “但是雨雪里等人太冷了,我不会再等了。”


  


  他被搂住,沿着发旋一路亲吻到嘴唇,似乎每一下都是补偿和珍惜。


  


  “你不用再等,我追你。”


  


   end


  


  小番外:


  


  李泽言在白起的柜子看到那天被他丢掉的药瓶。


  


  “你不是说这药不管用了。”


  


  “现在管用了。”


  



评论
热度 ( 364 )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