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李泽言x你】重感冒

Blackbird:

记一次重感冒,李太太们要注意保暖哦
第一次写第二人称,有些费劲,还需要学习,挺短的,嗯。

“发现奇迹!杀青!”
随着一声清脆的打板,发现奇迹结束了这一季最后一期的拍摄,一月份的深夜,每个人都被深夜的风吹的狼狈极了,你拿着扩音器,笑中带泪的一声一声说着感谢,在话的结尾向所有人鞠了一躬。
悦悦红着眼眶抱着一束花塞进你怀里,拉着你去参加杀青宴,可你已经头痛了一整天,觉得浑身都不太对劲,却抹不开面子说不去,于是还是去灌了几口冰啤酒。
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家里空荡荡的,李泽言说今天出差回就来找你,又食言了,手机里没有未接电话和未读微信。
『李泽言,你这个大骗子!』
或许是因为身体不适,让你的情绪变的更糟糕,你难过的用力丢掉手机(到床上),鼻头一酸差点哭了出来,一边碎碎念着李泽言的一百条恶行,一边翻箱倒柜找出一片感冒药。
事情并没有像规定剧本“睡一觉就好了”一样发展,过了不到两个小时,你的身体不出意外的烧了起来,积攒了几个月的火气终于找到了薄弱的门关,一涌而出,你在睡梦中难过的醒来,觉得内脏都被煮沸了,肌肉像被注射了溶解酶,无力酸痛,那种又冷又热又痛的感觉你不知道如何形容,简短概括为『要死了』
你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要熬到早上去看医生,可是身上好痛,你甚至控制不住的开始哼唧,好像身体本能的喝令着病痛将他们往体外驱赶。
天花板黑洞洞的,你觉得你好像死掉了,身体痛到麻木,脑袋轻飘飘的,像周天被楼下装修吵醒,无可奈何的躺在床上发呆。

我这样死了会不会太可怜了一点儿?知名制作人丧命公寓,其男友出差未归成遗憾,嗯,是个好头条。
啊今年的假还没有休,我还没有环游世界……
李泽言现在在哪儿啊……这个直男脑面瘫臭屁脸
我还没有和你结婚呢……

手机好像某天被超能力暂停的流星,在听到你的祷告后发出了光,是李泽言。
你按下通话键,电话那头很安静,李泽言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是他语气格外轻柔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我的飞机晚点了,刚刚下飞机。你还没睡?』他一开口你就哭了,你想跟他说很多话,责备的,撒娇的,可是怎么努力也说不出口。
李泽言有些慌,他以为你因为晚点的事而生气,他记忆中的你,不是一副傻乎乎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就是咬着牙假装坚强的样子,遇到这样的副本他不知该如何攻略。
『我…咳…我错了,你别哭』李泽言安慰人的技巧依然那么拙劣,你不做声,他又讲了几句,察觉出你与平日有些不同。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你哭的更厉害了
『别怕,我还有十分钟到家』
『魏谦,开快点,拜托了。』
李泽言举着手机,一直保持通话状态,听着你艰难的呼吸声,李泽言止不住的叹气。他有些自责,从开始压榨你制造相处机会,到生日时的告白,好似一切都是你主动,而他现在连一些暖心的话都不知如何开口。
你的头轻了一些,大概因为知道自己有救了,不用死了,明天还有约会,和无比帅气的男友。
你嘴角翘了翘,听着李泽言的呼吸声,听他关上车门,跑进楼里,仓促的按着电梯,手机信号被阻断,你默默数着嘈杂的电流声,37、38、39,电梯到了你所在的楼层,李泽言快步走向你的门口,他有些心急,以至于钥匙掉到了地上,他咳了两声唤起楼道里的灯。
他终于进了门,喊着你的名字,看到蜷缩在床的你脸上写满心疼,他轻手轻脚的坐在你身边,用额头测试你的体温,他的额头很凉,还有薄薄的汗,冰的你小猫一样缩进被子,李泽言的脸色难看极了,即使你还发着高烧,也能感受到他周身的低气压,你脸上挂着泪痕冲着他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李泽言,你救了我的命,第二次。』
『……傻瓜。』

评论
热度 ( 102 )
  1. 尾巴Blackbird 转载了此文字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