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李泽言x你】记我和李先生的几件小事(5)

莫穹Mokiu:

和李先生正式同居后,我的日子变得舒坦不少,我必须承认和李泽言在一起确实能提升我的幸福指数,当然,在各种各样的小事方面我也能感受出他对我,对我们两个人关系的在乎,他是个注重细节的人,发现这点让我尤为心动。


01
刚搬进他的房子时,我美名其曰要仔细研究他的一切,然后观察每一个角落,发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
比如他根本不会吃的零食,他根本不喜欢看的杂志,他根本不会用的(他觉得)滑稽又搞笑的卡通拖鞋……
当我捧着这些东西跑到他面前奇怪地问他时,他给出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我思考了三秒。
哦,原来是买给我的。
我在他鄙视的目光下灰溜溜抱着东西离开,在把这些东西放回原位后,我呆坐在沙发上放空。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零食,杂志,拖鞋,甚至还有卫生巾。
他是不是早就想要和我一起生活了。
是不是在某个瞬间,他曾经想到,我喜欢这些小玩意,这些小玩意能让我开心,所以便早早买下,等待我的到来。
他做的准备是不是远远比我早,在我懵懂又害羞的时候,就打算好了我们未来的生活,做好了接受我入侵他的生活领地的准备。
所以他才能这么坚决,没有一丝犹豫就让我搬进来。
我想着想着,忽然就很感动,这个男人总是在这些小事上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以前从没觉得我是个这么容易感动的人,但自从和他相遇后,他带给我的,就是感动与爱。
我再次跑进书房,在他惊讶的目光下狠狠抱紧他,对他说:“李泽言,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
他愣了一会儿,抚过我的发,回应我说:“嗯,我也是,很爱你。”


有点想哭了。


02
李泽言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都是黑白灰三个色调,除了家具,其他的物件也都冷冷淡淡,看上去没什么人情味。
当我放置完我的东西后,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摆设和小装饰,瞬间给整个屋子添加了很多鲜艳色彩,终于有了点“家”的感觉,我开心得不得了。
李泽言从书房出来时,看到多了很多物品的他的房子,也明显愣了一下,神情有些软化。
我还沉浸在开心的情绪中,便马上拽住他一个劲说:“李泽言啊,你看看,多了我的东西你的房子马上就不一样了嘛!原来真的是冷冷的中性风,是叫中性风吗?不管了,我觉得可以买一个花瓶,插点假花也挺好看的,就放在电视柜旁边吧,还有买一个装饰的壁画,或者相框也可以啊,挂在墙壁上多好看啊……”
我滔滔不绝,待到讲完才意识到完全没有询问他的意见,这好歹也是他的房子,是不是得征求一下他。
我抬头看他,和他专注的视线撞个正着,他眼神异常柔和,是我最心动的那一种,他握紧了我的手,低声道:“都行,你定吧。”


于是改造房屋这个“重大使命”便交付于我,我立马采购了很多好看的家具用品和装饰品布置了起来。
看到我改造完的杰作,我竟有种错觉我明天就要和他结婚。
因为屋子里这股温馨又恬淡的感觉实在太像我梦想中的“家”了,它有我喜欢的一切——绽放的小花,整齐的书架,套上我喜欢的款式的床品,成双成对的生活用品,最重要的,还有他。
我爱的人。


03
两个人待在一个空间,我有时会觉得空气都变得不一样,处处飘着甜蜜的因子,就算只是相隔一个房间,一块墙壁,我也无时不刻想要看到他的身影。
在我第五次借口溜进书房看李泽言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一直进进出出?你打扰了我五次。”
他口气冷冰冰的,是少有的微恼,我自知打扰到了他,毕竟房门一开一关确实声响很大,而且在任何一个人认真做事时,要是有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也肯定会生气。
我充分换位思考,知道李泽言为什么生气,但终归还是有些委屈,只好垂着头走到他身旁:“对不起……可我想看着你。”
“……”李泽言没有说话,良久叹了口气,说,“那你就待在我旁边,不要发出动静。”
我欣喜地答应了。
之后我搬了个凳子和他坐在一起,在看杂志和看他间来回转换。
李泽言认真工作的样子帅呆了,他有时候会戴上细边眼镜,我知道他的度数不深,眼镜也是偶尔为了集中精神才戴的,我从前不喜欢男生戴眼镜,但为什么他戴就这么好看呢?
他的眼睛被眼镜和发丝挡住了,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些睫毛的轮廓,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显得他的鼻梁更加挺拔,下面是微翘的唇瓣,他严肃时喜欢抿嘴,好看的嘴唇紧紧贴合在一起。
他的侧脸我怎么看都看不厌,在一起后我越来越觉得他好看,也不知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到我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潘安了,但他实则不喜欢别人夸他长得好看,有时夸多了还会皱起眉来,殊不知他皱眉的样子也让我很喜欢。
我担心他这么好看要是被人抢走了怎么办,但想到他冷着脸教训人的本事,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想着想着,我笑出声,他扫了我一眼,状似警告,我便马上止住,转回头看杂志。
书房内很安静,只有他的鼠标的点击声和打字声,我有些昏昏欲睡,在上下眼皮打架时,朦胧中我闭上了眼。
意识已经非常模糊了,感觉像是在云里,也分不清到底是在现实中还是睡梦中,我好像隐约听见他轻斥了句“笨蛋”,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
紧接着,一块薄薄的什么东西便盖到了我身上,可能是他的外套,也可能是客厅的薄毯。
我一定也不紧张,想到他就在我身旁,只觉得时光静好。


【完】

评论
热度 ( 85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