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李泽言×你】说不出口的喜欢

盛夏:

你的性格私设,用官方名悠然
李泽言ooc
烂尾
明明是个白夫人第一次写文给了李泽言(⚭-⚭ )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人的呢?你已经记不清了,是从他口是心非的嫌弃你的汇报却还是细心的指出你的不足,是从他嘴上永远嫌弃着你却依然帮助你的公司渐渐走上正轨,还是从他明明忙的不能脱身却依旧言不由衷的给你几个多做了的布丁呢,不记得了,大概发现的时候你的目光已经不能从他身上离开了。
你发现他明明是个极其温柔耐心的人,只是嘴上不肯给你半点便宜,啊怎么办,好糟糕,你喜欢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李泽言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总的概括一下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人帅有钱死傲娇,咳,要是被他知道你是这么形容他的话,可能真的要撤资了吧:)
但无可否认他是个极其优秀的人,也就是这样的优秀让你没有办法告诉他自己的心情。
他是谁?华锐总裁,金融圈的传奇存在。
你是谁?小小的节目制作人,苟延残喘的想让父亲遗留的节目存活下去。
你从来不认为自己很差劲,但和李泽言比起来你不得不承认差太多了,你也不是没有想过努力追上他的脚步,但是好难啊。
其实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过成为一个制作人,你曾经的目标也不在于此,比起到处和人打交道准备汇报这些事情你更喜欢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是的你曾经想成为一个作家,你梦想中的生活是每天在阳光下膝上枕着一只猫咪,手边一壶红茶悠闲的写着属于你的故事。
谁都不知道,那个有勇气冲到总裁面前的你,其实很害怕与不熟的人交流,甚至连打个客服电话都有些胆怯的你,是的,你胆小怕生不喜与生人交谈慢热,你不适合当一个制作人,却想把父亲的节目保存下来,为此你不得不做许多改变,比起困难更多的感受是疲惫。
所以在今天下午对着李泽言做着你辛辛苦苦倾尽心力做了半个多月难得你自认为还可以的节目汇报得到漏洞百出四个字的答复的时候,你已经做不到似往常那样询问自己的不足在哪里,连抬头看着李泽言也做不到,只是底底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会尽快改正便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你从未在任何一个节目汇报里倾注过像这份一样的心里,想被他认可,想被他夸赞,想至少能够有一次是能和他比肩的,可是现实比什么都残酷,这次的汇报彻底打醒你,不管你怎么做怎么努力,有些事情就是不可能,你耗尽精力的汇报在他眼里漏洞百出,那是不是你为了追赶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对他来说也和这份汇报一样,一文不值呢?
你不想这样,在洗手间里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打算重新问一下李泽言这份汇报的问题,却不想在拐角处发现李泽言在和一位漂亮自信的女士交谈着,从周围工作人员的窃窃私语中你得知那是华锐合作公司的总裁,不知道为什么走上前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你看着他们的交谈,李泽言脸上的认可,和你与他交谈时完全不一样的语气,不是白痴,幼稚,不清醒,你清清楚楚的可以感受到李泽言是认可眼前的这位女士。
你也听到周围的工作人员觉得他们两个很相配,其实不止工作人员,即使是那么喜欢李泽言的你也觉得,他们两个真的很相配,站在拐角处的你突然觉得好像什么东西从你身体里丢失了,你也说不清是什么,整个人感觉好像空了,对,就是空了。
李泽言说你不清醒确实没错,如果不是不清醒,你怎么会觉得自己努力就能赶上他,就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呢?现实不是你笔下的故事,每一个都能被给一个完美的结局,即使是你的故事也有有着不完美结局的人物,只是现在那个人变成了你。
你突然有些庆幸从未告诉过李泽言你的感情,不然你可能得到什么回应呢?白痴?幼稚?又或许是不清醒?甚至可能在和人约会的时候把你的感情当做笑谈。
你看了仍旧在交谈中的他们一眼,突然觉得站在阴影里的自己像个小丑,你告诉着自己没关系,反正早就知道结局的不是吗,灰姑娘只存在于童话,现实里王子永远不会爱上灰姑娘。
你无精打采的回到公司,对安娜她们只说汇报有点问题,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你竭尽全力的避开李泽言,电话也好短信也好,至于那份汇报你甚至都不想在提起,每次一想起它只会让你觉得自己的无能为力。
长期的熬夜疲劳饮食不规律以及一个礼拜的自我折磨让你彻底病倒了,早上醒来头痛欲裂,喉咙里好像有一团火,你勉强够到了桌上的手机压着嗓子给安娜打了个电话:“喂,安娜姐,我今天不舒服估计来不了了。”
昏昏沉沉中也没听清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只觉得整个人都处于天旋地转中,恍惚中好像听到李泽言向来冷静的声线里带着些慌乱。
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虽然仍旧没什么精神,但是比起早上脑子完全是一团浆糊已经好很多了,睡了一整天没有进食的你竟然觉得厨房隐隐约约传来香味,大概是饿傻了,你披了件外套打算去厨房翻翻有什么可以让你将就一下的。
然而一出房门那股香味更加明显,你似乎看到了李泽言带着你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你揉了揉眼睛怀疑你的要么还在做梦要么烧坏脑子了。
而李泽言转身看到僵立在厨房门口的你,脸上没有了平时的从容,从他的眼睛里你竟然隐隐看出了一丝担忧,只见他快步走到你面前,一手撩起你的刘海,略微倾身把他的额头贴上了你的额头,微微蹙眉道,“还在烧,先喝粥,过会儿吃药。”
你傻愣愣的看着李泽言,不敢相信这个一分钟能进斗金的男人,现在为了你在忙前忙后,你忽然拉住了他的手,直到感受到他掌心里的温度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了?”面对脸色苍白的你,李泽言难得没有发出白痴三联,而是任由你拉着他。
“原来不是梦。”大抵是因为生着病,这段时间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大滴大滴的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你蹲下身抑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把脸埋在双膝间的你没有看到在你掉泪的那一刻,李泽言脸上难得一见的慌乱,安慰哭泣的你对他来说可能比如何拯救破产的华锐困难的多,你的烧还没退,他害怕地上太凉一把抱起蹲坐在地上的你,走到一旁的沙发边把你抱在怀里,无措的吐出两个字:“别哭。”
他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一个礼拜都躲着他,不知道你为什么你在哭泣,他只知道你的眼泪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他一边拍着你的背,一边哄着你,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你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沾染上的饭菜香,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你揪着他的衬衫哑着声音说道:“那天我看到了,她站在你身边和你款款而谈,你们是那么相配,她又漂亮有能干,不像我一个汇报都漏洞百出,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多天真,我竟然会幻想着或许现实里也会有童话的结局,可我忘了灰姑娘本身也是贵族。”
纵然李泽言是感情上的初学者他也明白这些天你不对劲的原因是什么了,“悠然,她只是我的合作对象。”
“我知道。”你当然知道,只是你没办法抑制的羡慕她,你也想成为她那样的人站在他身边,而不像现在这般,“我只是很羡慕她。”
“悠然,我喜欢你。”李泽言松开了换着你的手,而是转过你的身子让你看着他,“悠然,你觉得什么是相配呢,你觉得她漂亮会做事就是相配吗,那我完全可以找个秘书,你是有许多不足,你工作经验不够,喜欢拖到最后做事,有什么想法总是憋在心里,但是你的不足都能改变,然而我的不足能弥补的人只有你。”
这十七年里,他都是不完整的,直到你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你愣愣的看着李泽言,他说的每一个字你都懂,可是连在一起你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李泽言,那个李泽言,现在告诉你他喜欢你,没了平时的淡漠倨傲,一双眼睛深情柔和的注视着你。
你忽然笑了,你一直以为他高高在上,位于神坛,是因为你太过喜欢他从而自卑没有看到他早已走到你身边,有什么比我喜欢你而且你也恰好喜欢我更美好的事呢。
“李泽言,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 ( 100 )
  1. 尾巴知非 转载了此文字

© 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