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恋与制作人同人】关于你一不小心就睡了你的大老板的下场

Elysian Fields:


关于你一不小心就睡了你的大老板的下场

❤李泽言X悠然(你)
❤虽然题目很糟糕 但是其实小破车都不算
❤老梗 听说产出会有SSR奉上拙作 以飨各位李太太
❤太耻了 熟人看到了 请轻拍
❤7000字 已完结


有些事你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譬如,喜欢上李泽言这件事。

譬如,你捂住了眼耳口鼻,从未想过喜欢他这件事,会泄露给任何人知晓。

再譬如,明明你连做梦都从未有过这种奢望,毕竟是连你的EVOL都从未有过的征兆:竟会在清晨一睁眼,就看到暗恋对象超高清大特写的侧脸。

若不是,你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大腿还非常不客气的横跨在他的腰上,肌肤接触的温度,真实的有些烫人。

他棱角分明,过分帅气的脸,素日里总是带着生人勿进标签的冰山表情,熟睡的时候增添了些许的柔和,而无论怎么打理都不服帖的一头天然卷乱毛,此刻更是有猫一样慵懒的迷人味。

你眨了眨眼,只片刻欣赏了一下眼前的美色,随即你再度意识到这是现实不是梦境。李泽言呼吸的热气喷洒在你色胆包天想要再凑进一点的脸上。
你恢复了理智,脸颊绯红一片,然后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恐慌之中。

前面说过,你从未设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身上。
因此,你回过神来的第一秒,便是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第二秒你意识到前面那个想法毫无建设性,不如动作麻利点,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犯错现场,可是你毫无把握这男人会不会在中途就被你吵醒;第三秒,你注意到李泽言的睫毛动了动,你既没出息又没胆量更没构想到万全之策,索性立刻闭上眼睛装睡,天知道你内心已经如过山车一般跑过了无数的设想:并没有人会教你,在睡了暗恋对象的第二天早上应该要怎么做。

你听到床吱嘎一声的细微声响,很好,李泽言醒了。
你想他很快就会回忆起你借酒乱性胆大包天将他拆解入腹吃干抹净这个事实,你在心里七上八下打着鼓,哀悼着你初见天日就要被扼杀于无形的恋情,就算闭着眼睛你还是觉得眼前一黑,你期望着李泽言把你摇醒,然后他的四字成语凌冽如刀控诉着你的所作所为,让你无所遁形,直面惨淡的现实……
你的内心一片哀嚎,希望这位被你睡了的大老板不要因为你这色令智昏的行为而恼羞成怒,愤然撤资。

可是过了约莫有好几分钟了吧,你只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若不是此刻室内还有墙上的挂钟咔嚓声表明分秒不停,你都要怀疑李泽言是不是又万不得已的暂停了时间,以便思考怎么处置你。

这个沉默的气氛维持的时间有些长,你一向不是很沉得住气,你觉得你的眼皮睫毛要忍不住开始抖动,很快会被发现你这个幼稚鬼只不过是在装睡。
好吧,都是成年人了,犯了什么错你觉得你都应该有勇气承担。
你把心一横,反正你在他面前不止一次丢脸了,也不差这一次更严重的丢脸。
你的心里凌然要就义,下一秒大脑思维一瞬宕机。

你感觉到有温热的小心翼翼的呼吸,游移在你的脸颊周围。
你的大脑一片轰鸣,浮现出荒谬至极的想法:莫不是他跟你一样,想趁着对方还在睡觉,偷亲一下?
额,怎么可能,你喜欢的可是万年冰山不悲不喜不为所动的佛系钢铁直男,是把美人扑倒在地都能坐怀不乱上辈子仿佛姓柳愧对霸道总裁人设的性冷淡。
咳咳,鉴于昨天晚上还算不错的体验,你决定划掉最后那个标签。

是的,大脑这一宕机重启,你总算完完全全的想起了前因后果。

只是你这一厢芳心未艾小鹿乱撞,你的手机铃声忽然凄厉的响了起来,残忍至极的切割掉你所有装睡的理由,你戏份十足的睁眼起身,却一下撞到了李泽言的下巴,对方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捂,动作比你还快的别过脸去。
恍惚间,你仿佛看到他的耳朵整个都红了。

你手忙脚乱,看到散落一地惨不忍睹的衣裙更加手忙脚乱,手机铃声凄厉的表明来电之人简直不依不饶。
你想,感谢老天,这人这么不依不饶,不然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之后可能的沉默的尴尬。
你手忙脚乱的在床上床下到处翻找,眼前忽然出现递给你手机的大手。
你接了过去,喉咙里还含糊的不知道要嘟囔些什么,然后那手连人动作飞快的扯了件睡衣就往卫生间那边消失。
你茫然的按了接听键,悦悦在话筒那边声音超大,“老板都快十点了你还不出现,又被李总压榨,熬夜改策划案了?”
这一提醒你整个人意识到,昨天之前,你跟李泽言还是苦逼的乙方和难伺候的甲方。
而你,一夜风流之后,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一向不敢惹的甲方。
“喂?老板,你还醒着吗?你那边什么声音?”

哐当一声,随即是七零八落乒乓作响,瓶瓶罐罐撞击地面的声响,是卫生间那边传来的动静。
你眨眨眼,欲哭无泪,你想,完蛋了,李泽言反应过来了,他很生气,肯定非常的生气。
他这种一丝不苟追求完美到吹毛求疵的男人,肯定容不得抱了不感兴趣的脱线女人这样的黑历史存在。
你的内心一片凄风苦雨,悦悦在听筒那边更大声的说,“老板你别睡了!下午恋语卫视策划部的负责人要来公司的,定了两点你没问题吧?”
这一提醒,你风一般的制作人的设定又回到了身体里,是啊,新时代的职场丽人,哪能不经历些人生挫折。
你想到随之而来的下场,一面内心泣血,一面还故作镇定的跟悦悦交代好工作安排。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床边,拿了张折叠好的干净浴巾递给你,一开口一如既往的祈使句,“去洗个澡。”
你是等待宣判的砧板上的鱼肉,你特听话的把身体随便遮了遮,往浴室方向飘去。

洗澡的时候你根本不敢看自己的身体,尽管好几个地方都提醒你酸痛到不行,你在内心吐槽,一直以来你都是依据什么来判断这男人不行的,然后你回想的画面越来越限制级,不得不三下五除二的结束掉清洁工作,关上水龙头的一刻,你忽然有些可惜,竟然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连他的沐浴露是什么味道都未曾窥探。

洗完澡出来,你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到处扫视找你的小皮包,你想,既然李泽言还没有下达处分命令,你还是先灰溜溜的跑掉,去解决工作问题再说。

然后你看到李泽言早已换好了酒红色的高定衬衫,端着两盘冒着热气的食物,刚好从厨房里面出来,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你一眼,示意你过去吃东西。

你想李泽言不愧是成熟男人,什么大场面没经历过,所以明明刚刚应该气的捶墙,现在又能绅士风度十足的招待你吃早饭。
而你觉得自己真没出息,你觉得适才这男人围着围裙满是生活气息也该死的性感,他做好的早就征服了你的胃的美食,更是让你不争气的挪不了步。
也罢,辜负什么也不能辜负美食。
你刚这么想,身体更诚实的早就坐到餐桌边,动手切割了一块太阳蛋往嘴里送。

……甜的要命。

李泽言是故意把糖当盐放了来捉弄你?

你刚想哭,你宁愿他劈头就骂,骂的你狗血淋头也好。
他一伸手把你面前那盘收了回去,你还来不及抬头去对上他的表情,琢磨他的用意。
他说,“你等一下,先喝杯牛奶垫垫肚子。”

然后他迅速消失到厨房那边去,你听到一阵刀叉瓷器撞击的清脆响。
你脑子里一团浆糊,额,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早饭吃的你惊心动魄,还好出门之后一切顺利,除了出门的时候,李泽言发动了半天的汽车。发动机点燃之后他盯着你看了几秒,最后实在忍不住惜字如金的叫你上车。
坐在车上你抚摸着律动不已的胸口,你想,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李泽言并没有对你说一句严厉的话,你们之间的交流仿佛还是正常的工作伙伴,他是上司,你是下属,还是比较生涩比较笨拙的那种。

你坐在副驾驶座上偷偷瞥了他几眼,你实在太喜欢看他的脸了。
但是以前好歹还可以正大光明的看,被他调侃几句也无所谓。
现如今这个状况……
完蛋了悠然,你想。
他是个公私分明到无趣的男人,对于昨天晚上那场意外,要么他应该会严厉批评你工作中不能夹带私人情感,要么就会把滚床单这件事纯粹当做一场意外,要你封存在记忆深处,绝口不许再提,要么,最糟糕的就是,迅速切割掉你这个麻烦精……

车窗开着,你觉得你要迎风流泪了:
喜欢李泽言这件事,曾一度让你有些痛苦。
意识到你对他春心萌动的时候,一度让你觉得自己是不是个受虐狂。
毕竟他这人,动不动就对你李式三连:白痴、幼稚、不清醒。
嫌弃你的语句总是信手拈来。

你觉得喜欢这种感情真的是非常的奇怪,难怪你恶补的那些管理学的书籍里面都无一不强调工作中不要掺杂私情。
你想,你没有喜欢上他的时候,他是金主,是大老板,是不能得罪的衣食父母,他再怎么挑三拣四毒舌怼你,你都能理不直气也壮的自信面对,那个时候,你的韧性不服输简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你喜欢上他之后,你觉得你越来越不像从前的自己了。一开始,你还甩甩脑袋想甩掉这种情绪,你想,你是新时代的女性,你继承父业,责任重大,工作肯定要优先于谈恋爱,更何况,李泽言这种高岭之花,完全碰不得,一不小心必定会伤的粉身碎骨。
毕竟,你是他无数乙方中的其中一个,既不特别又不显眼。
他在你面前总是表现的极其克制有分寸,说白了,对你表现的毫无兴趣。
你曾经也想把情爱控制的滴水不漏,可是喜欢一个人的情绪是根本藏不住的,如花开花落,海涨潮退,是会自然流露的事情。
你心切慕他,如鹿切慕溪水。
你带了喜欢这样的情绪去做事,自然的,就会有所期许。

昨天下午你带了熬了两天夜修改好的企划书去华锐找他,走到门口就被魏谦拦住,大秘书说董事会临时会议延长了时间,要你先在外面等。
这一等,便是好几个小时,你知道他忙,你午餐只简单吃了一块面包便匆忙跑来,此刻饿的有些没力气。
但是你不敢离开,这份企划书已经被他否决过一次了,他毫不客气的用红笔把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方案圈圈画画,你定睛一看,果然漏洞百出。
理智上你都懂的,他是在教你,给你成长的机会,被他指点过后,你总是进步神速,可是一旦你带了情感进去,你就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他吝啬的鲜有夸奖你的语句。

你抱着修改后的企划书默默的等着,你有些抱怨为什么他的超能力或者你的超能力不是时间加速,这忐忑不宁的心境翻来覆去的真不好受。

直到都过了下班时间,你才看到李大总裁的身影。他看到你有一瞬的诧异,你这次来并没有预约,你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看到各部门的秘书抱着各种文件资料,蜂拥而上捷足先登的汇报工作。

等到李泽言有时间见你的时候,你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跑到他家里去谈工作了。
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去他家处理公务。

你看着坐在沙发那一头的李泽言,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拿着你厚厚的企划书一页一页的翻看。
你捏捏裙摆,觉得自己比在办公室隔着一张办公桌的时候更加的不自在,你比以前更像个小学生被老师突击检查作业一样,心绪难宁。

不过这种时候你总是能够大方的看他的脸,你想,你肯定是那时候就开始色令智昏。
李泽言半天不开口说一个字。你实在紧张的不行,想找些事做,然后你竟然擅自拿了桌上的另一支高脚杯,又擅自去倒他的那瓶红酒。
李泽言半眯着眼睛看你,“……你不是不会喝酒?”
你习惯性的抬杠,“别小瞧我,我也是有进步的。”
他哼了一声,也不拦你。

你之后想,天杀的李泽言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拦你。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酒壮人胆。

人们都说,醉红酒之后,脑袋会特别疼。
你现在倚着车窗吹着风,确实头疼。你的记忆有一些断层,依稀记得你又委屈又不服气,你照着他的说法建议,加上自己的一些心得想法,已经将那份企划书改的臻于完美了,他还是能挑出一两处你自己都觉得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你带着细微的哭腔,你说,“李泽言你就不能诚实的夸我一两句吗?”
他显然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你的脸肯定已经很红了,他说,“……好了不谈工作了,我送你回家。”
你觉得委屈,特别委屈,你想李泽言你个大混蛋,又不喜欢我,又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多。
你没想到你比他诚实的把这句话吼了出来,而你回忆起李泽言当时的表情,真是相当经典:
你第一次看到李泽言像个孩子一般手足无措,他红了一下脸,又情不自禁的伸手捂住,你瞥到他的喉结动了动,你觉得他下一秒肯定会蹦出那句更经典的白痴。
于是你做了你22年的人生中最胆大的一个动作,你扑上去,唇舌覆盖,堵住他的话语……
而后面的事,你回想起来都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你是真没想到会发展神速,而且李泽言真的是个无师自通的天才,虽然前半段你都能感觉到他果然毫不擅长生涩还有点慌,被你这明明也毫无经验的小丫头,就靠着色字头上一把刀,胆向两边生,轰轰烈烈的拖下水,后半段你被抱到床上去之后,接下来你就有些吃不消了……

你不由得咳嗽了两声,阻挡住脑海里的浮想联翩。
你想了一下你自然是不后悔的,咳咳,当然前提是李泽言不要气的一下撤资。


若不是你这会儿脑子里一直在天人交战,无心旁顾,就会发现今天早上起来的第五个异常:李泽言车上放的广播,竟然不是财经类新闻而是恋语市娱乐八卦台。
不过幸好有这个掩饰车内尴尬到令人窒息的气氛的事物,电台正好提及前段时间你策划的一档节目,节目反响虽不是大红大紫,但也是一定范围观众内的三星好评。
前面说了你这人一向沉不住气,容易喜形于色,若是平时定会高兴的眉飞色舞,但是你毕竟刚刚经历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能分担出来的精力实在有限。

而这个当头你不经意的侧过脸,正好跟李泽言对望了一下,这还是这个清晨,你第一次跟他对视。
随即你跟被烫伤了一样,闪躲开视线……要死了这种对视对心脏真不好。
你听到李泽言长叹一口气,大总裁大约真的受不了你竟然没有接过缘由开始聒噪。
“……怎么不发表评论?”他的声音被什么捏着一样。
而你特傻的反问,心脏还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啊?评论什么?”
他又叹口气,挺无奈的,似乎怀疑你又没带反应能力出门,“你的节目。平时话多的很……”
“啊?……哦。”得,你连表达能力都没带出门。
你搜索枯肠,极力拼凑句子,想说些什么,然后李泽言先一步开口,“……这个节目,做的还不错。”
你一个激灵扭头看他,差点扭到脖子。
李泽言居然在你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大方的夸奖你。这是哪个位面的李泽言,莫不是你其实根本没睡醒?
尤其是他的耳朵又红了红。
然后他瞥到你在仿佛在看动物园奇珍异兽的表情,迅速的嘟囔了一句,“……笨蛋。”
好吧,他还是他。

这之后车内又是诡异的沉默,幸好从他家出来到市中心金融区距离不远,不然你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律不齐而晕厥。
轿车驶入商业区,你瞥到街边的药店,想起一些事,立刻喊他停一脚。
李泽言看到你红着脸,猫着身子下车,还左右环视是不是有熟人,然后你动作特别快的溜进药店,鬼鬼祟祟做贼似的。
没办法,大姑娘第一次。
你回到车上的时候,耳朵根都红了。
李泽言狐疑的看着你提着的塑料袋子装的药品,你想这素来都不解风情的家伙,此刻竟然露出秒懂的神情。
他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以后这种事,还是我这边准备比较好。”
你偏偏没听太清楚,“你说什么?”
他不给你第二次问话的机会,一踩油门车子飞奔了出去。
你悻然的哼了一声:谁叫你喜欢的是李泽言呢,话总是说一半,不清不楚的。


你觉得中华民族的语言真是精妙且博大精深,此刻完全懂得了什么叫做贼心虚这个成语的妙处。
明明你不是第一次从大老板的车上下来,到了公司,你发现安娜姐悦悦他们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味,粉红色的泡泡都要探头探脑的溢出来。
你深吸了一口气,拍拍脸。
错觉,错觉。
你给自己打气,应该学学李泽言,什么叫成熟:离开的时候毫无反常,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你觉得那车开走的痕迹甚是潇洒。

对啊,都是成年人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这么对自己说,倒开水的时候热气盘旋,你有那么一丢丢的想哭。
恩,只有一丢丢。
你想着事态朝着你预计的那个方向稳定的发展下去了,不会是最坏的下场,就应该很庆幸了。
所以还是应该感谢这男人一向公私分明。
没事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进入工作状态之后你又开始连轴转,忙得脚不沾地。
接待完合作商,又组织了一场小的总结会,等你打着呵欠,总算有时间摸一把手机的时候,来自李泽言三个字的短信还是吓得你差点滑落手机。

七点之前来华锐找我。

惊吓之后你心里一沉:
完蛋了悠然,肯定是算总账。
你想人生竟会如此艰难。

你盯着手机屏幕,敲出一排字又删掉,然后再敲再删。
找了好几个自己都觉得蹩脚的理由,想暂缓刑期,最后你放弃了,老老实实的回了一个清清爽爽的“好”。
你用力闭了闭眼,毕竟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回忆了一下当初闯他办公室去要五千万投资时候的勇气,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虽说如此,你依旧感悟到你挪动脚步往那个方向去,有着犹如上战场的勇士一样决绝的心情。

到了华锐你觉得整个气氛有点微妙,又说不出微妙在哪里。

魏谦眼尖,你一进门就瞅到了,忙拉着你到一边,悄悄咪咪的说,“悠然你又劝总裁多笑笑了?”

你一脸茫然。
你不是,你没有。

魏谦比你更茫然还有些惧怕,“我跟你说他比之前那次还恐怖,而且下午端咖啡进去的同事说,他竟然一个人都在傻笑。悠然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通风报信,你感觉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是裹足不前一向不是你的性格,于是你决定伸头去接一刀,一推开他办公室的门,你闭着眼睛喊,“是我错了对不起,李泽言你千万不要撤资!”
你觉得自己特勇敢,除了弯腰鞠躬不去看他的表情之外。

房间里的李泽言愣住了,用了好几秒钟的时间来消化,“……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你眨眨眼,抬起头看他。
李泽言惯常的坐在办公桌前,他工作时会佩戴的那副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整个人的面容增添了不少平和感,窗外的夜色露了痕迹,悄悄从百叶窗进了来,又衬托出一份清冷的味道。
你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

他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看你,“过来,坐我身边。”
把柄还在人家手里,顾不得人身安全,你听话的挪过去。

他还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的手指没有停下,你靠近的时候嗅到他阿玛尼西装袖口上喷洒的古龙水味,莫名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说,“再等会儿,等下一起吃饭。”

额,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不行,再这么独处下去你觉得自己要羞愧而死了,“……那个,有什么话,现在就可以说。”

“什么话?”

“……处分啊,给我的。不然你叫我过来是做什么?”

“……工作结束之后,男朋友跟女朋友一起去吃个饭不是很正常?”

男……男朋友?
你脑袋里面轰的一下,仿佛刚刚是幻听。
你手足无措,定不了神。

李泽言伸手脱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一脸被你打败了的表情,“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你声细如蚊,“就是,昨天晚上……我擅自……”
他终于懂你在纠结什么了,“我说你是个白痴,你还真笨,昨天晚上我又没有喝醉酒。”
额,这么一说,好像是的。
“所以说……也就是……”你感觉大脑超负荷运转,话轱辘也要转不过来了。

李泽言的大手放到你的腰间,他低头吻了你一下,随即你是真的没看错,他的耳朵红了。

“你说了喜欢我,难不成你想反悔不认账?”
“额……我是说你又不喜欢我,干嘛帮我。”
“笨蛋……”他有些难为情,不敢看你的眼,凑到你耳边。

一瞬间你觉得漫天似乎有星辰,有雨水,有彩虹,有烟火,悉数落了下来。
他说,“我在你喜欢上我之前很久,就喜欢你了。”

有些事你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譬如,喜欢上李泽言这件事。
又譬如,李泽言也喜欢你这件事。

Fin.





Freetalk:

身为霸道总裁怎能没有酒后乱性的桥段。
第一次上李总 好慌 A照老司机也只敢规规矩矩来一段,然后一不小心就爆字数了。
吐槽吐的我好爽。
悠然一杯就倒的设定太萌了。
在李泽言面前有点皮有点呆又胆子特别大的悠然也太萌了。
接触游戏以来我一直觉得,其实就算没有童年的那段缘分,这段时间的相处也值得人心动了。
不限制,不束缚,给你指点帮助鞭策,让你成长。
好的爱情,是会不断邂逅更好的那个自己。

而写之前,又重复看了好几遍第十章,在知晓真相之前压抑着自己的好感和温柔的李泽言,在知晓真相之后全身心的释然,失而复得旋又失去的痛彻心扉的李泽言,真是让人无论如何都移不开视线。
我想到那么一句话,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再遇到你,也一定还会喜欢上你。
永远十八岁的笔者真是怎么都绕不过这样苏的设定。

最后要发自灵魂的吼一句:别家的夫人都有亲亲了,李家什么时候有亲亲啊?

评论
热度 ( 335 )
  1. 磨刀霍霍Elysian Fields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写得好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