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毛

普通人/只为存一些喜欢的文章来安慰自己

【白起/李泽言×你】当你经历危险的时候

盛夏:

灵感来自榜姐今晚微博里的一个姐姐的回复
女主性格私设,嗯白起李泽言大概ooc

发现奇迹这个节目在你的努力下渐渐步入正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电视台的负责人决定让你参与h市为期一个月的进修,与你一起去的还有同电视台另一档节目的负责人。
公司在h市为你俩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对方是位男性但在第一周同租的相处下,你们还算融洽,他显得彬彬有礼,但是你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今天培训了一整天回到家你累的只想扑倒床上装死,所以到家后你连饭都不想吃,直接奔向了浴室,就在你站在淋浴下舒缓一身的疲劳的时候,你的同租者突然敲响浴室的门。
“悠然,我能和你一起洗澡吗?”
你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你的同租者这一个星期以来恪守本分,包揽了所有的粗活累活,绅士的堪比许墨,你关了淋浴惴惴不安的问道,“那个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楚。”
“我说,我能和你一起洗澡吗?”
不是你听错了,也不是幻觉,而是这个人完全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没有理他,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也没管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又不放心的在衣服外面套上了浴袍。
你紧紧盯着门口,听着门外的响声不敢错过一丝一毫,环顾了一下四周,你把挂着浴帘的杆子拆了下来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那个男人突然冲进来。
怎么办,你心里又急又怕,可是手机在卧室里没带进来,他在门口也没走,一时间你们就僵持着,他闯不进来,你也出不去,就这样僵持了十几分钟,你终于听到了他走开的脚步声。
你握着杆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你怕这是他给你的假象,生怕一开门他还在门口,可是你知道一直呆在浴室里也不是办法。
你握紧了杆子,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耳朵贴着门听了半天,确定门外没有一点声音后,你壮着胆子拉开门一头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立刻把门反锁。
发现你出了浴室的他,转而来敲你的房门,一边说要交流今天的培训一边砸门砸的很大声,你吓得在拿起桌上正在充电的手机时还掉了一次。

白起的场合:
你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给白起播了过去,只是一秒你就把手机掐断了,你模模糊糊的记得,白起有说过他在这个月有任务,你害怕你的电话会影响他,只是你挂断还不到五秒,他马上给你回拨了过来。
“悠然,什么事?”
听到白起的声音,你再也忍不住,明明就十几分钟你感觉好像几个小时,你害怕的不得了,但是却不能不坚强起来,这时候你的爱人的声音由于一把钥匙让你把心里所有积压着的害怕都宣泄了出来,你甚至都说不出话。
“悠然,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你在哪里?”
曾经白起的在干嘛在哪儿送你回家的妈系三连你还在心里偷偷吐槽过,现在听到忍不住呜咽出声,你抽泣着的你磕磕绊绊的向白起讲着事情的经过,一边说着外面的人还一边拧着门把手试图进房间,你拿着电话鼓起勇气对门外的人吼道,“我男朋友是警察,他马上就过来了,你不要再敲门了。”
你不知道恋语市飞到h市要多久,你拿着电话躲在被子里,电话另一头令人安心的声音让你渐渐安定了下来,而门外的人似乎也放弃了,你听见他回到自己房间的声音。
电话里的白起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你最感兴趣的关于他的高中时候的事情,就在你又想提起那封信的时候,感觉有人拍了拍你的被子,你吓得捏紧了自己的被子。
“别怕,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同时从手机和被子外面传来,你一下子掀开被子,跳进白起怀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扑簌簌的往下掉,“他一直敲门,我连手机都没带。”
你抽抽噎噎的把讲过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白起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即使你讲的断断续续,不清不楚的,他一边轻轻拍着你的背,一边不厌其烦的和你讲不要怕,他在。
就在白起轻声安抚着你的时候,敲门的声音又想起了,那个让你不得安宁的声音又响起:“悠然,要不要一起睡?”
白起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你浑身一僵,他的右手圈住你的身子,你整个人都被他锁进怀中,紧紧贴着他的胸口,他温柔的哄着你道:“没事,我在,不要怕。”
然而在白起看向门口的时候脸上哪有半分的温柔的痕迹,眼底一片森然,满是攻击性,白起揉了揉你的头,“乖,一会儿闭眼不要看。”
你愣愣的点点头,然后听话的闭上眼,你只听到开门声和那个男人的哀嚎。
等你回过神的时候白起已经带着你从窗口一跃而下,你环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阿起,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好爱你。”
你看着白起通红的耳朵不禁笑了出来,“阿起,有你在真好。”
白起抱着你,下巴在你头顶蹭了蹭,“我也爱你。”
你不知道白起用了什么手段,反正之后的进修你完全没有再看到过那个人,不仅如此,你还听说那个人用自己的职位威胁好几个实习生与他发生关系的事情被抖了出来,现在已经被赶出了公司。
你更不知道之后你每次出差,白起都会细细的把与你一起出差的人调查的一清二楚,生怕再发生一样的事,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你在电话里告诉他事情经过的时候,他比你还害怕。
你是他生命里的光,他不能容许你有一丝受到伤害的可能。

李泽言的场合:
你下意识的打给了李泽言,都了两声后你就听到了李泽言一向冷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什么事?”
“李泽言,我好害怕。”你带着哭腔的声音顿时让电话另一头的李泽言神色一凛。
你有些混乱的把事情大致的向他叙述了一边,难得的他没有嫌弃你话语中的重复,不连贯,而与此同时,砸门声也越来越重,甚至连李泽言都能听到嘭嘭的声音。
就在你哽咽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发现敲门声停了,然后你就听到电话另一头的李泽言说道:“你去附近找个人多的咖啡厅坐着,我一会儿就到。”
你这才反应过来他暂停了时间,即使这样,你在开门看到那个僵直不动的人的时候依然吓得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在确定你安全到了附近的咖啡厅的时候,李泽言对魏谦说道,“给我订一张最快到h市的机票,算了,让老蒋准备私人飞机吧。”
“可是,总裁您一会儿有视频会议,为了这次的合作以及准备了一个多月了。”
“推掉。”
“可是……”
“还不去?”李泽言看了眼魏谦,而满脑子都是你害怕惊惧的样子,在知道你是那个小女孩后,他就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伤,然而你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李泽言找到你的时候,看到你小小的一团坐在角落里,眼圈还红着,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你手里捧着一杯咖啡在发呆,突然感到肩上一沉,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就披在你肩上,你抬起头,看到李泽言担忧的眼神,没忍住钻到他怀里,死死抱着他,额头抵着他肩膀呜咽出声。
李泽言一手圈住你的腰一手摸着你的头,“没事了,别哭了。”
肩膀处的湿润的触感让向来冷静的李泽言竟有种心悸的感觉,在小姑娘在电话里抽噎着说着整件事的时候,第一次他感到那么无力,他的小姑娘那么害怕,他却没办法立马飞到她身边,摸摸她的头告诉她, 他在,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在最短的时间赶来,但他仍然觉得不够快。
踏进咖啡厅看到他的小姑娘小小一团缩在角落,脸上的惊惧还没有完全褪去,他只觉得心里生疼生疼的。
当你把心里的恐惧完全发泄出来后才后知后觉想起了你现在是在咖啡厅,你把脸埋在李泽言怀里装作鸵鸟不敢抬头,你自然没发现周围的寂静,早在你开始哭的时候,李泽言就把时间暂停了。
李泽言直接把你带到了他名下的酒店,累了一天又发生了那种事情,你一沾到枕头立马就睡了过去,但你睡的并不安稳,李泽言就守了你一夜。
当天晚上李泽言就让魏谦把投进那个节目的资金都撤了回来,同时让魏谦对业内施压不允许任何公司录用那个人。
你自然听到那个人的下场,你也很清楚那是你家先生的手笔,但你不知道的是,李泽言私下还做了点动作直接把人送进局子里去了。
这个世界自然不可能全然都是美好的事物,但是,至少在他的能力范围里,他会竭尽全力的护着你。


嗯最后希望每一个姑娘都不要遇见这种事情,出门在外要好好保护自己,毕竟现实里没有白飞飞和李怼怼这样的男票QAQ

评论
热度 ( 295 )

© 尸毛 | Powered by LOFTER